当前位置:首页 > > 当黑玫瑰花开的时候

第二章 下山

    这一夜,好冷,冷的人瑟瑟发抖。

    第二天清早,太阳似乎还没有走过寒冷的夜晚,迟迟没有出现,我却是早早的醒来了。

    昨晚发生的事情,似乎还只是一个开头,只是我人生的一个小部分,多的,我都不敢想象,于是,我毅然决然的离开了。

    因为我是一个人,可能以前,我还可以坦然的接受狼爸爸和狼妈妈对我的好,但现在不可能了。

    我知道,狼对人,生下来就有一种仇恨的心里,就像是世界上的动物,都不喜欢人一样,我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也只不过是牵连了更多的狼儿。

    我走出了狼穴,这一刻,双脚走路的我,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双脚走路的不同,我清晰的感受到了寒风在脸上的刺痛感。

    可是,我没有发现的是,狼爸爸一直在洞穴门口,我走的时候,他悄悄的睁开了眼睛,眼中,五味杂陈。

    我全身上下只有一件虎皮的大衣,这件大衣还是爸爸妈妈小心翼翼的从一只死老虎上面扯下来的,不大不小,刚刚好,被别的野兽撕咬掉的部分,就像袖口,还有一个类似于裙摆的东西。

    可惜的就是,小时候穿起来,似乎还有一点大,但现在,似乎就有一点点小了,只要一弯腰,便什么都遮不住了。

    这也是极冷的,不像平时,我与父母冬天出来几乎都是猎物的,这一次,没有跑动,我似乎都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脸已经僵硬,脚也是无所适从。

    这大概是我这辈子走过最难走的一段路,没有人陪同,只有皑皑白雪,以及,不知身在何方的迷茫。

    不知不觉,我就远离了狼山--那一片唯一的净土,至少对于我来说是这样子的。

    我不知道自己走的是什么路下的山,总而言之,我没有来到昨天的那个烤肉的摊子,面前出现的,是一条弯弯曲曲的,水泥建造的路。

    这条路可真远!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

    我不禁自怜起来,也许,过不了多久,我就会死了吧,至少,也是被饿死的。

    我不禁裹紧了自己身上唯一一件衣服,想不到,山下居然比山上还要寒冷。

    这条水泥路上,穿插着各式各样的东西,似乎是在飞奔,哦,不,这是车子,当然,这也是我后来才知道的。

    站在路的旁边,我不知道自己的路该如走下去。

    突然,一阵急促的冷风吹过,我看到一辆透着嚣张气息的车子,似乎没有看到有人一样,直直的向我飞奔过来。

    我双腿一颤,吓的差一点一屁股坐在地上,可是车子却平平稳稳的停在了我的面前。

    这一刻,我永生难忘,我看见一位高贵的女人走了下来,嫌弃的望了我一眼,嘴唇轻弹。

    我虽然不知道她当时说了些什么,虽然我已经被吓的到了阎王殿的门口,但是我还是知道,我后来被打晕了,醒来,我就开启了人生的新篇章。

    这是一个犹如苍天大树般的故事,我不知道是应该用悲剧来讲述,还是应该用喜剧来讲述。

    我醒来以后,出现在我眼前的,是白的如雪的天花板,但是这样的天花板上,似乎装潢的格外耀眼,可是又说不出来到底好看在什么地方。

    光是闻一闻屋子里的气味,就满是浓浓的贵族气息。

    “少爷,姑娘醒了。“我似乎听到了非常冰冷的声音,刺入肌骨,这一刻,我的思绪似乎被从太平洋拉了回来。

    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个长着桃花眼的漂亮男孩。

    没错,是漂亮男孩,他真的非常漂亮,光看脸,就是这样的。

    他极其妖艳的对我笑了笑,旁边,那阵冰冷的声音却再一次响起了“少爷,你不应该对一个下人微笑,这样只会降低了你自己的身份!“

    男孩的脸瞬间变了,没有看我时的天真,背过身去,我似乎,可以看见他周围的气息正在冰冷。

    “我记得这好像不是秦始皇时期吧!我好像记得,现在是和谐社会,人是不分三六九等的!“

    接着,我看到了他停顿了一下。“如果你非要这么说,那么现在,低贱的下人,请你出去,不要进来妨碍我!“

    旁边那个贵气的女人显然被吓到了,颤抖了两下,柔声说到:“是!“

    接着,她就离开了。

    这是我对人类世界的第一次全新的认识,人类世界就和我们狼的世界一样,人是分三六九等的,只有武力,权力,才有资格嚣张。

    在我看来这样一切都太可笑了,本来还以为人类真的是狼爷爷奶奶口中的高等生物,想不到,最后也不过如此而已。

    不过,似乎我眼前的小男孩有一点点不一样。

    随着女人出去的关门声,房间安静了几秒,我看见男孩手上小小的拳头紧紧的握住,接着,男孩又转过身来,对我又笑了笑。

    如果我是一只真真的狼,也许你会看到,我的毛竖了起来。

    我记得爸妈亲口说过,每当一个人类对你微笑的时候,最好警惕,因为,人都是两面三刀的东西,也许,就是这样的微笑,就可以把你送下地狱。

    “不要过来!“这是我第一次开口说话,但是没有想到,居然可以说的这么顺畅,唯一有一些奇怪的是,声音带有一点点野性的沙哑。

    我看到男孩似乎定定的站了一下,又恢复了笑容,我还未反应过来,就来到了我的床边。

    这一刻,世界似乎都静止了,我亲眼看见他的脸庞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多么漂亮的脸蛋,你瞧,就像冬天的白雪一样纯洁无瑕,红唇,似乎就是雪地上最耀眼的玫瑰,眼似桃花,微微轻佻。

    是不是看的出神的缘故,我感觉鼻子被刮了一下,就听到男孩轻盈的笑声响起。

    “看什么呢?看的那么出神,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有,我多么想告诉他,你脸上什么都没有,但是我却不敢说,因为这是人,生物界一切生灵的掌管着,我是不是说错一句话就会被枪杀,这还是不定数。就像是我看见长辈们被剥下皮一样。

    我甚至可以看见长辈们眼里的绝望,可以看见人们残忍的坏笑,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

    不!一个念头在我的心中响起,是的,我不是狼,我不是狼。

    我清晰额感觉到了两行清泪从我的眼睛里面掉了出来,接着,就管控不住的不停往外掉,我!不!是!狼!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个残忍的事实。我似乎是永远都接受不了了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