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甜宠99次:傲娇甜妻,不准跑

第十六章:宴会 2

    第二天清晨,莫晚头一次这么勤奋地早早起床,换上蓝色的摆裙,随便挽了一个发型,用爷爷送她的簪子固定住,便提着画向莫家驶去。

    莫晚一路上看着飞逝的风景,想到等下要面对的一切,深吸一口气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即使再难,她莫晚也不能认输,宁愿做混世大魔王,也不要做懦弱小蚂蚁!

    莫晚来到军政大院,看着严格把守的莫家,莫晚提着画缓缓前进着,门卫看见是莫大小姐,立刻就开门放人。莫晚看着这栋熟悉又陌生的大楼,有些感触,算算日子,她也有四年没回来了。

    莫庭钧早早就坐在大厅里等着莫晚,莫庭钧对着吴叔不停的欣喜道“我家乖孙女就要回来了!”莫婷心坐在一旁,手都紧握成拳状了,眼底闪过一丝嫉妒,凭什么!凭什么她莫晚什么都没做就可以得到爷爷的欢心,她做了这么多,爷爷却还是对她不冷不淡的。

    一旁的庄燕看着自家女儿一脸不甘,拍了拍她的手,以示安慰。

    莫晚提着画进了门,现在才早上九点,宾客都还没有来,只有莫家的人聚坐在客厅内。莫庭钧看见那个高挑的倩影眉梢溢满欣喜“晚晚。”

    莫晚微笑的看着那个老人“爷爷,我回来了!”莫庭钧站起身来,轻轻拥了拥莫晚,激动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莫庭钧打量着莫晚,相比四年前长高不少,也漂亮许多,莫庭钧满意道“晚晚变得漂亮了!也变得更优秀了!”莫晚附和地笑了笑。

    莫婷心冷呲一声,在大厅里尤为刺耳。莫庭钧也懒得理她,不停的和莫晚唠叨着家常。莫晚从一进门就故意忽略坐在那儿的三人,专心地跟莫庭钧聊着天。

    莫耀华冷言冷语道“出去了几年,没学到什么,规矩倒是落下了!都不懂得叫父亲,母亲了!”莫晚刚想说话,就听莫庭钧喝道“也不看看你们父母是怎么当的!好意思叫晚晚叫你父亲和母亲。”

    庄燕皱了皱眼喊道“爸~”

    莫庭钧挥了挥手,也懒得和他们吵,看着莫晚提着的东西,眼含笑意道“这是晚晚送给我的礼物吧!走,我们来去拆礼物!”说罢,带着莫晚去了书房,撇下客厅的三人,三人的脸色红红绿绿的,十分精彩。

    莫庭钧带着莫晚来到书房,莫晚将手中的画拆开,微笑着看着莫庭钧道“爷爷,这是我去国时一个老师给我的《牡丹》。”莫庭钧带上老花镜,有些激动的摸着这幅画,仔细地看了几番后,又哈哈大笑道“好!好啊!爷爷想要这幅画多年,但是齐白石先生的绝笔遗失,爷爷可是因为那件事伤心了好久。”

    莫庭钧拿着那副画,开心的跟个孩子似的,宝贝的不肯放手。莫晚知道爷爷最喜爱收藏名画,当年齐白石先生的绝笔遗失,她爷爷可是没少伤心,她奶奶还在的时候对于她爷爷对于画作的痴迷都很是无奈,经常抱怨着爷爷更在意画,一点儿也不在意她了!

    爷爷经常被她气到吹胡子瞪眼,却又敢怒不敢言。

    莫晚想到这里,不由得哑然失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