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重生七零:医务兵小军嫂

第一章 让人卖了

    破碎的土道两边栽种着笔直的白杨树,一辆破旧的拖拉机拉着一车稻草慢慢吞吞的开过来,卷起漫天的黄土。

    在成跺得稻草中,隐隐约约露出了一个女人的头,陆青月蓬头垢面,嘴里塞着破布,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呜呜的哭着。

    男人不悦,骂骂咧咧的说道:“你看你这个娘们儿,怎么不知道好歹。你男人将你卖给我了,以后你就是我媳妇了,成天哭哭唧唧的,丧门星,给我闭嘴了。”

    想想都命苦,她本来是城区大院里的子弟,从小到大都没受过什么委屈。赶上上山下乡,不得已来到了乡下建设新农村。因为懵懂无知,受了那刘海梁的诱骗,发生不正当关系,不小心怀上了孩子,只能将就着嫁给了刘海梁。

    可是没想到,刘海梁这个人是个十足的畜生,婚后大变脸,对陆青月是非打即骂,孩子也不小心流产了。这下陆青月的日子更不好过了。

    刘海梁嫌弃陆青月在家里碍眼,先是叫了平日里厮混在一起的好兄弟来家里轮番糟蹋了她一遍,然后又囫囵个的卖给了这个老傻子当媳妇,大赚了一笔。

    陆青月借着拖拉机聒噪的响声,偷偷从稻草堆里钻了出来,抱着横竖都是一死的心态,跳车逃了出来。老傻子只顾着开拖拉机,根本没顾上陆青月,在一地的烟尘中开远了。

    陆青月在道边的树上磨断了绳子,疯了一样的朝着城里跑,去哪不重要,可千万不能再落入这人手里。

    正在陆青月四处无缘的时候,远远的开过来一辆军用的吉普车,陆青月心一横,想着就让这车撞死算了。

    可是车晃晃悠悠停在了她面前,从车上跳下来一个穿着军装,个大结实的男人,朝着她转圈看了半天,惊呼一声:“青月,是你吗?”

    陆青月闻声惊愕的抬头,眼前的人是这么熟悉,正是霍长官家的大儿子,园区大院里领导们最看好的苗子,霍流深。

    霍流深一身腱子肉,多年的战场训练让他的皮肤呈现健康的黝黑色,细长凌厉的小眼睛,高挺的鼻梁,脖子上的筋根根分明,浑身散发着端正威严。

    “青月,你怎么给自己整成这个样子了,能听到我说话吗?”霍流深蹲下来关切的询问陆青月。

    陆青月这一肚子委屈也没地方撒,像决了堤的河水,抱着霍流深大腿就嚎啕大哭。

    霍流深反常的举动和陆青月的哭声惊动了同样坐在车上的陆青华,她十分不乐意,扭着屁股从车上下来,嘴里骂骂咧咧的说道:“哪来的傻子挡道啊。”

    霍流深招了招手赶紧招呼着说:“媳妇,你快来看看,这不是你姐姐陆青月吗。”

    说起这个好妹妹,陆青月恨得牙根儿直痒痒,当初自己跟刘海梁能勾搭上全是自己这个好妹妹陆青华一手策划安排的。包括他俩的婚事,包括她在家里被虐待,陆青华全都知道的清清楚楚,但是她从来都没有救过她。

    自己婚配的男人早已经成了自己妹夫,于是她万念俱灰,麻溜的从地上爬起来,转身就要走。

    霍流深赶紧拉住她,说道:“青月,你上哪去?你看看你全身破破烂烂的还都是伤,不管怎么说,我先送你去医疗所治病,别的事儿以后再说。”

    在霍流深的一再坚持下,陆青月被送进了部队附属的医疗所。陆青月洗了澡,剪了头发,换了干净衣服,这才算是有了点儿人模样。

    然而,陆青月想去找霍流深道谢的时候,经过档案室,里面居然传来了陆青华和自己后妈合计的对话声。

    “妈,你说她咋还能回来呢,刘海梁那个瘪犊子一点能耐没有,还让她跑出来了,这下完犊子了,我爸指定得偏袒她。”陆青华说道。

    “凭啥就偏袒她,你俩都是他陆卫东的女儿。”后妈说道。

    陆青华气哄哄的说:“得了,我又不是我爸亲生的,万一....”

    “不敢乱说。”后妈赶紧打断了陆青华,还心虚的左右观望,生怕人听见:“你不想好了是不是。”

    陆青华不是陆卫东的亲生的女儿?

    陆青月大惊失色,同时心里也庆幸万分。但这高兴不要紧,一不留神陆青月碰到了旁边的档案书柜,嘭嘭嘭的声响瞬间吸引了陆青华母女的注意力。

    “谁?”陆青华赶紧追着声音源头跑过去:“陆青月?你别跑。”

    没跑几步,陆青月就被陆青华踹到在地。

    “你都听见了?”陆青华咄咄逼人的推搡着陆青月。

    陆青月赶紧解释道:“没有,我刚路过,什么也没听到。”

    “骗谁呢?见鬼去吧,你就活该死在刘海梁手里。”陆青华面目狰狞,狠狠地叫来继母,两人合力朝着陆青月旁边的书柜猛推了一把。

    铺天盖地的文件和书柜砸开,正中陆青月的脑子。

    真不甘心啊,居然就这么死了。

    视线越来越模糊,陆青月感觉身体越来越轻,像一片枯黄破碎的叶子在空中游荡,最操蛋的是,她的灵魂最后看到的居然是她一点也不认识的奇难杂症案例。

    “青月,青月你醒醒……”霍流深的声音悲痛万分。

    “长官,我们尽力了……”

    居然还愿意抢救她,这个男人,是个好人。可惜了……

    “陆青月!”

    “陆青月,你给我起来,好好的人没事往柴火垛里钻什么?有没有姑娘的样子?”

    突然,陆青月的世界猛地又清晰了起来,她耳边传来了父亲的责骂声。

    陆青月急忙从一堆稻草里钻出来,赶紧摸了摸自己全身上下,不少胳膊不少腿。她惊愕的看着自己的父亲,问道:“爸?我没死?”

    陆卫东把陆青月从稻草里扶出来说道:“什么死没死的,一跟你说下乡的事儿你就装疯卖傻。”

    下乡?也就是说自己回到了高中毕业的那一年?陆青月控制不住的傻笑起来,吓了陆卫东一跳。

    既然老天给了她这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那她就一定弥补上辈子的遗憾,把属于自己的东西都牢牢的握在手里。

    陆青月斩钉截铁的说道:“爸,我考虑好了,我不下乡了,我要去当兵。”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