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重生七零:医务兵小军嫂

第四章 你还是下乡吧

    陆青月假意埋怨道:“爸,看您说的,这不也是因为您这宝贝女儿争气嘛,一般人儿就算让她去,她能学得会用手术刀吗?用菜刀还差不多。”

    陆卫东虽然没有开口认同,但是从他脸上那不自觉透露出来的笑容来看,他对陆青月这话也不反驳。

    正在这时候,陆青华听见动静急匆匆的从房间里跑出来了,她那眼珠子在眼眶里滴溜乱转,生怕自己落下什么不知道的事儿。

    “什么事儿啊,我在屋里就听见说话声了。”陆青华厚着脸皮硬是挤到了本就不大的沙发上,探着头,使劲的朝着志愿书上看。

    陆青月嘲讽道:“恐怕不是我说话声大,是有人竖着耳朵偷听吧。”

    陆青华全神贯注的盯着志愿书看,突然惊叫道:“志愿书?还是医务兵?姐,你怎么拿到这名额的。”

    陆青月伸手抽回了志愿书,炫耀似的小小心翼翼的收在怀里。

    “我拿到这名额也是实至名归,能力放在这,可不是谁都行的。”

    陆青华悄悄的白了一眼,赶紧问陆卫东:“爸,这名额是霍长官给的吧。”

    陆卫东一脸的得意,说:“是啊,那天带你姐去霍长官家做客,霍长官一口就答应下来了。参军容易,这医务兵的名额可就是宝贝了。”

    陆青华这人,尖酸刻薄见不得别人好不说,有点儿好事儿生怕落下自己的。她腆着脸说道:“那我也要当兵,爸,你再跟霍长官说说,给我也整一个。”

    “你当医务兵?你给人家表演杀鸡啊,哈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

    陆青华这次终于是听出来陆青月在埋汰自己了,立马炸了毛反击道:“咋你能去我就不能去吗。爸,你可不能偏心,我和姐可都是你的亲生女儿,她有这好差事,我也得有。”

    陆青月心里想着,你自己是不是爸亲生的心里没点数吗?只是现在还不是时机,没办法说出来,要不然,要你迟早从这个家里滚出去。

    陆青月皮笑肉不笑,一副真心实意的样子,说道:“哎呀妹妹,当初你劝我下乡的时候,不是说出了百十来条下乡的好处吗?像什么劳动人民最光荣,扎根农村立大功,这可是你亲口跟我说的。我看啊,以你这个文化程度啊,你还是下乡的好。你去地里割麦子,你去河边放牲口,你放心,我肯定把你这奉献精神广泛的传播给战士们。”

    陆青华被损的体无完肤,气的眼珠子瞪得溜圆,像个球似的。“陆青月你别得寸进尺,你当我不知道你怎么回事儿吗?跟霍流深勾勾搭搭,卖色相换来的名额你脏不脏?”

    “脏?”陆青月抬手结结实实的给了陆青华一嘴巴:“我还能有你脏吗?你自己干的那些丧良心的勾当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再说,我跟霍流深是自由恋爱,马上就要结婚了,霍长官也是全完认可我这个霍家儿媳妇儿,轮得到你来指指点点?”

    陆青华亟亟的看着陆青月,仿佛是陌生人一般。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的陆青月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不傻了,更不好欺负了。

    “爸,你管管我姐,她打我。”陆青华自己说不过,只能装可怜迷惑陆卫东。

    陆卫东毕竟是做父亲的人,开口训斥的陆青月。“陆青月,你说话注意点儿,让着点儿妹妹,她比你小。”

    陆青月虽说不服气,但自己父亲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她收了收气势,说道:“行,那您就在这儿挺她闹觉撒娇吧,我回房间了。”

    最终在陆青华的软磨硬泡下,陆卫东只能同意去再和霍长官商量,霍长官看在陆卫东的面子上,觉得都是一个家庭里的女儿应该差不了太多,所以也同意了下来,给了文艺兵的名额。

    到了部队报道的日子,陆青月,霍流深,陆青华三人一起跟着霍长官进了部队。

    陆青华耍小聪明,路上笑嘻嘻的跟霍长官到近乎,说:“霍叔叔,您在部队官儿挺大吧。我这初来乍到的,要是遇见什么事儿,提您的名号,是不是就没人敢欺负我了。”

    霍长官一辈子的军人,一听到陆青华这好逸恶劳偷奸耍滑的样子,脸一下就黑了起来,呵斥道:“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军队是最讲求规则纪律的地方,我官儿大也得一视同仁,提我的名号?人家以为我老糊涂了,是非不分了。”

    陆青月看准时机,在一旁添油加醋的说道:“是啊,妹妹,你平时在家里任性惯了,在部队可是要遵守纪律的,服从是军人的天职。”

    陆青月这一招高明,既贬低了陆青华,又抬高了自己,果然霍长官称赞道:“你看看青月,同样年龄,人家这是什么思想觉悟。”

    陆青华吃了瘪,一肚子委屈,撅着嘴扭来扭去的坐回了座位上,一脸的不高兴。

    陆青月坦然的看着陆青华,故意露出的得意和同情的笑容挑衅陆青华。

    “什么东西...”陆青华小声嘀咕道。

    到了集合地点,三个人被分到了一个连不同的岗位,霍流深是普通兵,陆青月是医务兵,陆青华是文艺兵。

    拿文艺兵名额的陆青华高兴的不行,贱兮兮的挽住霍流深的胳膊,问道:“流深哥,我是文艺兵哎,那你以后就能看见我唱歌跳舞了。”

    在部队这种地方,男女接触更是尤为扎眼,霍流深为了避嫌,像躲瘟疫一样,赶紧推开了陆青华。

    陆青月凑到霍流深身边,宣告着自己的主权。

    “分到文艺兵就以为能上台唱歌跳舞了?你也得有这个天赋才行,我劝你啊,还是心思心思,骂街怎么能骂出来节奏感吧。”

    说完,陆青月转身拉着霍流深一起离开,往宿舍走。

    医务兵很少,一共只有四个人,大家都在一个屋子里等班长,所以也就互相介绍起来。

    最扎眼的要数岳珊珊,大小姐脾气,走路仰着头。

    人家来部队报道都是一切从简,可这位大小姐可好,大大小小的包袱箱子带了足足两座小山。从衣服到鞋子再到首饰书籍,一点儿也没有降低自己生活质量,生生地搬了个家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