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重生七零:医务兵小军嫂

第五章 你表演骂街吧

    从她这派头也不难看出来,其实她家里很有背景,她的父亲是个成功的商人。在计划经济体制时期,商业几乎缩水百分百,但岳珊珊父亲专门倒腾那种国家有需要,个人有需要,又没办法明着买卖的东西,结果挣的盆满钵满,在大家还都吃不饱的时候,她们家就已经开始吃精米了。

    “你家里条件这么好,怎么会舍得来部队吃苦呢?”问话的女生叫林丽梅,人瘦瘦小小的也不怎么说话,但是每次岳珊珊说什么的时候,她就会特别刻意的附和几句。

    岳珊珊摇头晃脑,优越两个字都写在脸上了,说道:“我跟你们不一样,我是主动要求来部队的,一个是平常的日子过惯了没什么挑战,再一个是我为了找人。”

    “找谁啊?”林丽梅问道。

    “那我可不能告诉你,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几个人正说着,班长这时候进来了。班长是男的,看着年纪也不大,十八九,是个两年的新兵,刚升级做了班长。

    班长双手背后,大声的喊道:“都给我站起来,一字横排站好。”

    陆青月,林丽梅和丁香三个人都手脚麻利的站起来,赶紧站好。只有岳珊珊一副不在乎的样子,慢慢悠悠的站起来,一边迈着方步一边还埋怨道:“离的这么近犯得上这么大声音吗?没素质。”

    “你嘀咕什么呢?”班长立马就火了,凶狠的呵了一声。在部队里呆久了的人身上自然而然有一种威慑力,纵使是新兵的班长此时的样子也着实给陆青月三人吓了一跳。

    岳珊珊一点儿也不怵,反而双手叉腰站在班长面前,趾高气昂的说道:“我说你在房间里说话这么大声,没素质。”

    “你当这儿是哪儿,大小姐脾气收一收,再这么说话你就等着看。”班长说道。

    “你信不信我一句话就让你滚回老家啊?”岳珊珊也丝毫不让步,两人针尖对麦芒,正面刚上了。

    “好,那我就让你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班长又扭头对陆青月三个人说:“你们仨,把寝室打扫一遍,就地待命。”

    说完,教官执意拉着岳珊珊去见了领导。

    陆青月三个人在寝室里一边打扫一边谈论起这件事儿。

    林丽梅说:“不愧是大小姐,底气是真足,这刚来的第一天就跟班长刚上了。”

    丁香是个开朗活泼的女生,大大咧咧的待人热情。她摇了摇头,说:“我觉得她过分了,毕竟这里是军队,总不能老格格不入吧。”

    林丽梅说:“那是我们这样没背景的只能遵守,不然谁要平白无故总让人吼啊,你说是不是,陆青月?”

    陆青月突然被问,也不知道林丽梅刚刚说了什么,只好顺着说道:“啊...是。”

    不一会儿,岳珊珊一脸得意的从寝室外面回来了。

    “跟我斗?没让他滚蛋都算我今天做善事儿了。”

    “怎么了?”林丽梅一脸兴奋的问道。

    “他被调走了,一会儿会来新的班长。”岳珊珊骄傲的说道。

    林丽梅赶紧狗腿的溜须拍马:“你真的好厉害啊,班长都能说换就换的。”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

    丁香低着头默默的扫着地,不做声。陆青月悄悄去碰了一下丁香,两人交换眼神,都表示对岳珊珊的做法觉得不妥。

    但是毕竟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战友,也不好就此表明立场,就这么混过去了。

    医务兵还是比较轻松的,除了每天规定的基本训练,更多的时间都是在学习室跟着老军医学怎么治病救人的。

    陆青月本身就对医学感兴趣,现在有了这个机会更是万分的珍惜,每天都认认真真地学,平时休息的时候还跟在老军医身边,在他给战士看病的时候打个下手,趁机偷偷观察老军医的诊断方式积攒经验。

    而且她发现,她脑子里似乎对医药特别有天赋,几乎是过目不忘,一点就通,再加上她上辈子的记忆垫底,短短的一个月下来,陆青月学会了所有的外伤包扎手法,而且就头疼脑热这样的简单病也学会了用药方法,老军医尤其器重陆青月。

    有一天,老军医偷偷把陆青月叫过来,笑眯眯的说道:“青月啊,你自从来到部队一直就很用心的在学习,这些我都是看在眼里的。你有天赋,也肯努力,要是多加栽培肯定能成大事。正好,部队里有一个进修的机会,我打算给你。”

    陆青月一听,激动不已,兴奋的说道:“真的吗?谢谢您,我一定好好学习,不辜负您对我的期望。”

    老军医连连说不用客气,然后把进修要填写的个人资料表格递给了陆青月,让她回去填好了再给他送回来,

    回到寝室,陆青月趁着没人,赶紧拿出来笔填写。毕竟四个人里只给了她一个人,还是不要让大家知道的好,免得老军医不好做人。

    陆青月正写着,突然岳珊珊从外面无声无息的走了进来,陆青月赶紧把表格藏进抽屉里,假装在看回答道。

    “你刚才往抽屉里藏什么了?”岳珊珊坐在桌边倒了口水喝。

    “没什么。”陆青月冷静的回答道。

    这时正巧丁香一个人拿不动沙袋,在外面喊陆青月去帮忙,陆青月又使劲推了推抽屉,赶紧跑了出去。

    陆青月一走,岳珊珊立马就起身拉开了陆青月的抽屉翻找刚才她到底藏了什么,不出意外的发现了那张进修表格。岳珊珊瞬间来了脾气,要知道这个进修的名额只有一个,本来说好了是内定给她的,现在怎么会出现在陆青月这里?

    岳珊珊眼睛一瞪,立刻拿着表格追出去找陆青月问个明白。

    “陆青月你给我站住,我有事儿问你。”岳珊珊隔着好几米大声喊道,语气不善。

    陆青月让丁香先自己去倒垃圾,然后也不躲也不盛,不急不躁从容不迫的走到了岳珊珊面前。

    “找我有什么事儿?”陆青月问道。

    岳珊珊死死攥着进修表格,满脸尖酸刻薄的问道:“这个表格是怎么回事儿,谁给你的?”

    陆青月不屑的笑了一下,她也是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居然好意思当面质问她,难道所有好事情都要是她大小姐一个人的吗?

    陆青月说道:“这是去省里进修的登记表,老军医给我的,谁有能力自然就给谁。”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