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重生七零:医务兵小军嫂

第六章 跟我斗

    岳珊珊几下把表格撕碎,狠狠地扔在地上,骂道:“你个不要脸的玩应,居然敢抢我的东西?”

    陆青月也是活了两辈子的人了,上辈子善良随和,结果死的多惨也是有目共睹。这辈子,要是有人还想欺负她,可就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陆青月一把拽住岳珊珊的领口,质问道:“你说谁呢?你擅自翻我抽屉还撕了我的表格,你真当我好欺负吗?”

    岳珊珊张牙舞爪的挣扎,嘴里高声尖叫道:“你敢打我一下试一试?信不信我让你也滚蛋?”

    这时,在一旁训练的班长看见了两人的挣扎,立刻跑过来制止。

    “陆青月你干什么?在部队里公然打架?你给我放开她!”班长呵斥道。

    “哼。”陆青月知道新来的班长肯定是站在岳珊珊这边儿的,硬碰硬自然是没有好下场,所以放了手。

    没想到岳珊珊恶人先告状,哭唧唧的跟班长说自己委屈。“班长,你可得给我做主。陆青月觉得自己成绩好就随随便便的欺负我,还要动手打我。”

    陆青月气不过自己被白白冤枉,立刻解释道:“是她先翻我东西的,还撕碎了我的表格。”

    岳珊珊装出一副柔弱的样子,道:“一张废纸而已,你至于打我吗?你还把军队的纪律放在眼里吗?你说是不是,班长?”

    果不其然,班长完全是向着岳珊珊说话。

    他训斥陆青月道:“在部队里公然殴打战友,是不是力气多的没有地方使了?那好,我就满足你,你现在立刻马上去围着训练场跑五公里,要是被我发现偷懒,就乘以双倍。”

    陆青月深知自己说什么也没有用,自己初来乍道切忌不能惹是生非,所以只能咬着牙,围着训练场一圈一圈的的跑。

    五公里不多,陆青月咬咬牙倒是也能跑的下来,她尽量保持优雅,不让自己有狼狈给岳珊珊取笑。

    但偏偏正是因为陆青月看上去很轻松,岳珊珊觉得自己想出气的愿望没有达成,偷偷怂恿班长给陆青月加沙袋。

    岳珊珊委屈巴巴的凑到班长身边说道:“班长,我们每天早操都跑五公里呢,你说这惩罚是不是有点儿轻了,你看啊,她跑着完全没费什么力气。”

    班长神志岳珊珊家里在军队内外的势力,巴不得要讨好岳珊珊呢,于是顺着她的意思说道:“那你去给她加两个沙袋。”

    岳珊珊喜笑颜开的拿了一个沙袋,说:“你得跟我去,要不她不服。”

    负重跑的时候两个脚腕都需要绑上沙袋,但是岳珊珊偏偏只拿了一个。

    到了训练场上,岳珊珊一脸得意的拦下了陆青月,说道:“教官觉得你力气还没用完,让我给你加沙袋,你别不信,他就在那站着呢,你可以去问。”

    陆青月满头大汗,双颊泛红,累的气喘吁吁。她狠狠地瞪了岳珊珊一眼,威胁道:“你这回得意了,别忘了还下回。”

    “没事儿,只要我们家一天不破产,你永远也别想有下回。”

    岳珊珊亲自把沙袋绑在了陆青月的脚腕上,只绑了一个。

    陆青月两只腿不一样重,每跑一步都瘸一下,这样根本跑不快,而且实际上要更费力气。

    跑了没多少路,陆青月绑沙袋的腿就明显和不绑沙袋的腿的反应速度不在一个频率,结果一个不小心,陆青月被自己绊倒,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沙地很粗糙,陆青月的两条大腿上几乎全是血淋淋的擦伤,一时间疼的难以站起来。

    岳珊珊一直在旁边看戏似的,期待着这一幕的发生。她摇摇晃晃的走过来,满脸幸灾乐祸的看着陆青月。

    “这就是跟我斗的下场,希望你能记住。”

    陆青月直勾勾的盯着岳珊珊,她要记下来这张脸,仇不能不报。

    陆青月受伤,在寝室里休息,丁香一直前后左右的照顾她。

    从岳珊珊那添油加醋听说了这件事儿的林丽梅为了让岳珊珊念自己的好,到处宣扬陆青月的不是,所以这件事儿很快就被一直暗中观察陆青月的陆青华知道了。

    没安好心眼儿的陆青华当机立断,黄鼠狼给鸡拜年,借着关心陆青月的由头来了陆青月寝室。

    一进门,陆青华装出一副心疼的样子,硬是夸张的扑到了陆青月的身上。

    “哎呀,姐,谁这么恶毒,竟然敢把你打到卧床不起?”陆青华咧着嘴说道。

    陆青月看透了陆青华这拙劣的演技,冷冷的敷衍道:“我没什么事儿,白来的假不休白不休。”

    “姐,岳珊珊欺负你的事儿我都知道了,你这在军队人生地不熟的,连个说体己话的人都没有,我知道你不待见我,你要是有委屈,可千万别憋着,跟爸说说心里就舒坦了。”

    陆青华怂恿陆青月给陆卫东打电话可不是真为了让陆青月排解烦闷。陆卫东是什么人,要强要了一辈子了,对陆青月从小到大的教育也是不允许出一丝一毫的差错。

    这要是陆青月给陆卫东说了这件事儿,铁定陆卫东会不分青红皂白的给陆青月一顿教育,让她少惹事儿,多读书。

    陆青月看着陆青华就讨厌,于是连连答应,连催带赶的让陆青华回了文工团。

    自己一个人躺在寝室的陆青月情绪很失落。其实陆青华说的对,这军队确实太严肃太机械了,她的这份情绪无处排解也无处安放。

    犹豫了很久,陆青月终于决定起来去打个电话,只是这点话不是打给陆卫东,而是打给霍流深的。

    电话接通,陆青月等了很久才听到霍流深的声音,电话那头的他气喘吁吁的,是刚从别的地方跑过来接电话的。

    “喂?哪位?”霍流深浑厚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到陆青月的耳朵里。

    这一瞬间,她居然想哭。坚强的人不怕无穷无尽的苦难,却最怕突如其来的安慰。

    陆青月嘴角抽搐了半天,许久才委屈巴巴的说了两个字:“是我,我是青月。”

    霍流深气息波动,笑了笑,说道:“你打电话找我干啥呢?”

    其实她本来想把自己最近遭受的委屈全部都告诉霍流深,然后只是默默的听着霍流深的安慰就好了,也许他还会冲过来说,我给你报仇。

    但是陆青月并没有这么说,又是一段踌躇的空白之后,陆青月小声的说道:“我...就是想你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