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重生七零:医务兵小军嫂

第七章 黄鼠狼给鸡拜年

    电话那头是一阵隐隐约约的唏嘘声,一个团都只有一部电话,所以旁边不可能别有别人,肯定是霍流深的战友听见了这肉麻的对话在起哄呢。

    “那个...”霍流深有些不好意思:“等过一阵儿放假了,我去你们团部看你。”

    “嗯...”陆青月强忍着泪水,怕霍流深听出异样。

    “那我先挂了,我们学习文化课的时间到了。”霍流深说道,被战友催促着挂掉了电话。

    陆青月的心情果然好多了,甚至坐在床上的时候回忆起刚才的通话,还会不自觉的傻笑。

    陆青华一直没走远走,在一左一右关注着陆青月的反应,结果让她极其失望的是,陆青月不仅没有一蹶不振,反而精神状态好了不少。陆青华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因为什么,但是她立刻就采取了第二套计划,目的不闹出大事儿不罢休。

    陆青华打听着人,找到了正在训练休息时间的岳珊珊。既然直接打击陆青月失败,那就来一个借刀杀人,让岳珊珊出马。

    陆青华堵在岳珊珊面前,明摆着要挑事。

    “你就是岳珊珊。”陆青华说道。

    岳珊珊斜眼从头到脚打量了一下陆青华,嫌弃她那土里土气的样子,往后稍了一步,爱答不理的说道:“你是谁啊?”

    陆青华装出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故意把矛头都引到陆青月身上,说道:“我叫陆青华,陆青月是我姐,听说你欺负她了?”

    岳珊珊不屑的嗤笑一声,说:“真是没看出来,陆青月还会找帮手了。怎么你也想挑战挑战我。”

    “挑战你算什么?我告诉你,我姐可不是好欺负的,知不知道这个军区谁是头头?我姐可是霍长官亲自安排进来的,你别太嚣张。”

    陆青华故意把陆青月那些事儿添油加醋的都说出来,以岳珊珊这个性格,肯定会再进行艺术加工,到时候传出去了,陆青月可就妥妥的要滚蛋回家了。

    岳珊珊怵了一下。因为霍长官的名号着实是很有分量,就算岳珊珊的富裕家庭也很难与之相提并论。

    怕虽然是怕,但是面子还得要,气势不能丢,岳珊珊心虚但继续装横说道:“那我就看看你的霍长官怎么给你做主。”说完,陆青月一转头溜了。

    陆青华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开开心心的回了团了。

    果不其然,陆青月有高层领导庇护的消息传的满城风雨,而且越传越邪乎,甚至还有说陆青月只手遮天,意图反动的。

    陆青月一直不关心八卦传闻,所以压根儿也没想过自己身上能发生这种事情。直到政委找到她喝茶,她才知道自己竟然摊上了这么大的事儿。

    政委说:“陆青月同志,你入伍以来的表现大家有目共睹,确实是个好苗子。但是最近出现的关于你的流言也确实给我们团,乃至军队整体形象造成了影响。”

    陆青月一头雾水,赶紧问道:“政委,什么事儿啊,我是真不知道。”

    “就是你用霍长官的名号去恐吓战友的事儿。”政委说道。

    陆青月更是摸不着头脑。自己入伍以来可从来就没提过霍长官,生怕搞特殊化给霍长官抹黑。

    “政委,我从来没恐吓过别人,我也不认识霍长官。”陆青月断然的拒绝道。

    “不管是不是你,这件事儿已经发生了,已经造成了很严重的影响,还需要后续的调查才能平息,看在你一直表现优秀的份上先不给你处罚了,你停止一切训练,在寝室里反省。”政委说道。

    “那行,我就等着组织给我清白。”说完,陆青月恨得咬着牙离开了团部。

    陆青月越想越来气,人在床上躺,祸从东南西北上下左右偏奔着她来。停止训练在平时只是个小事儿,但是现在正赶上去省里的进修,万一错过了这次机会,那她可就要后悔死了。

    思来想去,她也没想出个好方法,走投无路的陆青月只好去找霍流深求助。

    可是让陆青月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是,她居然在路上看到了刘海梁,她难以置信的使劲盯着看了半天,确实是如假包换的刘海梁,难道他也来参军了。

    刘海梁也注意到了陆青月,大老远的跑过来,一把握住陆青月的手,关切的问道:“青月,我这么长时间没见到你,每天心里想的都是你。你在军队苦不苦,我看都瘦了。”

    陆青月浑身膈应,硬撑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把手从刘海梁手里抽了出来。

    “我在军队挺好的,劳烦你挂念了。”陆青月敷衍着说道。

    刘海梁目光真挚的注视着陆青月,言辞诚恳的说道:“青月,我都想好了,为了你我要参军,我有亲戚在军队说话管用,我保护你。你现在不接受我不要紧,我会一直努力直到你接受我的。”

    看着刘海梁这一一本正经的样子,她怕快要相信他了,可是前世她那些血淋淋的悲惨教训时时刻刻提醒着她,狗改不了吃屎,有些人面上好了,心也是坏的。

    陆青月灵机一动,想到了一条摆脱刘海梁的绝妙方法。

    “海梁,你看,我这也是快要和霍流深结婚了,有些事儿呢,我就没有必要再瞒着你了,今天就全都告诉你好了。”陆青月说道。

    刘海梁一头雾水,愣愣的问道:“什么事儿啊?”

    “其实吧,喜欢你的人一直是陆青华,她不好意思直说,一直借着我创造些机会跟你接触。你仔细想想,到底是我跟你接触时间长,还是陆青华跟你接触的时间长?”

    刘海梁皱着眉,一脸的痛苦,想了半天,才支支吾吾的说道:“好像...好像真的是陆青华跟我接触的时间更多啊。”

    陆青月松了一口气,看来刘海梁已经上道了,开始怀疑了。

    “所以说,你不能辜负了陆青华的这片心。我可告诉你,千万不能跟她挑明了说,她肯定不承认,害羞。”

    “那...我去找她说清楚?我喜欢的人是你啊!”刘海梁一时无法相信,反应动作都慢半拍。

    陆青月巴不得刘海梁赶紧走,在一旁装出一副虚假的温柔,连哄带骗的说道:“不不不,你可不能这样伤她的心,我是名花有主了,咱家青华也不差啊!你试试看呗,她就在隔壁团!”

    摆脱了刘海梁之后,陆青月一路不停脚的往霍流深的团部走。中间有一段路挨着偏僻的山坡,陆青月走着走着,依稀之间看见在一片郁郁葱葱的野草里躺着一个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