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重生七零:医务兵小军嫂

第八章 命运的转折点

    “哎,哪有人吗?”陆青月大声喊道。

    对面的声音很兴奋:“有,我腿受伤了,站不起来,你能帮我一下吗?”

    陆青月身为医疗工作者,这份责任自然是要负的。她立即加快脚步,穿过沟壑泥泞的草地,来到了伤员的身边。

    看清了伤员的脸,陆青月特别意外,因为这个伤员不是别人,正是大名鼎鼎的徐放。上一世里,陆青月并没有亲眼见过他,但是他立下战功赫赫名声远播,政治课本里贴的都是他的照片,所以陆青月记忆尤为深刻。

    陆青月心觉救人要紧,详细的问道:“你这是怎么弄的啊?”

    徐放疼的直咧嘴,他操着一口纯正的京片子味儿说道:“我来这替我爸看战友,我觉得这山坡挺美的,想爬树上看一看全景,一不留神摔下来了,”

    陆青月小心翼翼的搬起徐放受伤的小腿,简单的看了看,八成就是骨折了。

    “你别怕,不算什么大病,养个三俩月就能好。我先给你固定起来,然后我架着你回团部。”陆青月笑着安慰着徐放,尽力让他放松一点。

    徐放这才展露笑容,万分感激的说道:“真的谢谢你。”

    陆青月在旁边的草丛里找了几根笔直没有分杈的树枝当架子,然后又扯了一条爬山虎当绳子,就仅仅是用这些简陋的工具,陆青月仍然成功的将徐放的腿固定住了。

    “走吧,我扛着你回去。”

    陆青月瘦瘦小小的身子比徐放矮了不知道多少,但是这一路陆青月都全力支撑着,尽量不让徐放觉得不好意思不敢用力,避免对受伤部位的二次创伤。

    “你是军医吧。”在路上,徐放热切的和陆青月攀谈起来。

    “是啊,刚入伍,还不算正式的军医呢,也就你敢让我治,哈哈哈。”陆青月开朗的打趣道。

    徐放偷偷的看着离自己只有几十公分远的陆青月,她皮肤白皙,脸部轮廓顺畅浑圆,眼睛水灵灵的像秋天刚熟透的黑葡萄粒。

    因为自己的重量,她的额头上渗出细细密密的汗珠,却一直咬着牙没有说半声累。不知道为什么,和陆青月在一起的时候,徐放由内心感到了一种平和与舒适。

    “没有,我觉得你包的特别好,结实还好看。”徐放的目光仿佛锁在了陆青月身上,痴痴地离不开。

    陆青月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打趣道:“那你就坚持爬树,争取多断几次,这样我就能总给你包的漂漂亮亮的了。”

    徐放一听,两眼一黑,登时就晕了过去。

    陆青月一路把徐放扛回了距离最近的霍流深的团部,一进大院,旁边训练的战士立刻都围了过来,七手八脚的合力把徐放抬到了医务室进行治疗。

    陆青月虽然还没有学到处理这种严重伤势,不过她胆大心细,又有前世的记忆垫底,所以很及时地挽回了徐放的腿。

    听到消息,陆青月瘫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双颊上晕着浓重的绯红色,显然是累的不行。

    听到了动静的霍流深从操练场跑回了大院,正巧看见孤零零坐在地上萎靡不振的陆青月。他赶紧跑到陆青月身边,扶着陆青月站起来。

    “你这是怎么了,这么憔悴呢?”霍流深关心道。

    “我刚才来找你的路上,救了一个伤员,刚送到医务室。真的太沉了,不行不行,我站不住了。”陆青月嘴上这样说着,借势倒在霍流深的怀里,像没了骨头似的,她嘴角不住的展露出笑容,脸上的绯红色更重了一笔。

    霍流深抱着陆青月,但全身却是十分不自在,沉沉的说道:“咱俩这样,影响不好。”

    反而是陆青月,撒娇说道:“什么影响不影响的,咱俩结婚证都要扯了,还怕别人误会不成。”

    “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霍流深话落,伸手拦住陆青月的腿,将陆青月打横抱起来,好不招摇高调。

    这回换做陆青月不自在了,娇羞的埋怨道:“这么多人看着呢...”

    霍流深勾起嘴角,幽幽的说道:“咱俩结婚证都要扯了,还怕别人误会不成?”

    徐放的伤确实不是很严重,正骨位加石膏固定,只要等着时间长了,骨缝长死就可以了。

    徐放是京城里的少爷,纯正的官二代,虽说算不上报以宏图伟志,但是也不是无所事事的纨绔子弟。这次来部队,也并不是像他和陆青月说的那样,来看父亲的朋友,而是代替他父亲来这军区视察。

    领导干部对徐放的安危十分重视,刚包扎完就带着好几个人用担架抬到了会议室接洽。

    “徐公子,真没想到您在我们军区负了伤,实在是不好意思啊。”军区领导热情的和徐放握手,边握手边说道。

    徐放大方得体的笑着回答道:“叔叔,这您就见外了,我不还是自己淘气吗?不过多亏了路上救了我的那个医疗兵,军区出栋梁啊。”

    领导十分配合的卖了个顺水人情,问道:“不知道徐公子说的是哪个战士,我们也好着重培养一下。”

    “叫陆青月,今年的新兵。”徐放说道。

    领导当机立断,立刻叫来了手下,吩咐道:“下发各个连部,陆青月同志要在医疗技能方面着重培养。”

    本来陆青月来是为了和霍流深说自己遇上的这些麻烦的,可是她还没来得及说。霍流深却先开口了。

    他神色凝重,语气格外的严肃:“我被选中去边疆锻炼,可能要两三年才会回来。我们就先不领证了吧,这样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也不会耽误你。”

    陆青月生气的呵斥道:“你说什么呢,别说你是去两三年,就是去二三十年我也会等着你回来的。这个证书,必须得领。”

    霍流深怕陆青月误会自己的诚意,连忙解释道:“不是,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怕你...”

    陆青月斩钉截铁的说道:“我不怕,所以我们必须去领证。”

    最终,陆青月也没把自己落选进修名额的事情告诉霍流深。她决定无论如何也要争取到这个位置,如果争取到了,那她就可以不用和霍流深分别三年这么长时间了。

    陆青月一脸愁容的回到寝室,可刚一进门,就看见班长,连长,政委,围成一圈坐在桌子边上齐刷刷的看向自己。

    陆青月被看的全身不自在,心想,看来自己犯得事儿还不小,竟然能一起招来三个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