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重生七零:医务兵小军嫂

第九章 度过危机

    “领导,你们怎么都在呢?”陆青月支支吾吾的问道。

    没想到三个人非但没生气,反而笑嘻嘻的凑了过来。

    政委最高兴,他激动的说道:“陆青月同志啊,没想到你这么争气,给连里争了这么大的光,我真是以你为荣啊。”

    陆青月一头雾水,愣愣的问道:“政委,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我怎么没听明白呢?”

    “你救了上级派下来的领导,组织对你给予了高度的赞扬,说要再医疗技术方面对你着重的培养呢。”政委解释道。

    陆青月了然,原来是徐放在背后给自己说了好话。

    陆青月兴奋的问道:“那这次的进修我能去了吗?”

    “能,能,当然能啊。没有比你更需要去的了。”政委说道。

    陆青月高兴的合不拢嘴,这次她终于如愿以偿的和霍流深一起去边疆,避免异地相思之苦了。

    很快就到了启程的日子,陆青月哼着歌在寝室里悠哉悠哉的收拾行李。在整理被褥的时候,陆青月竟然从褥子底下翻出来一个稻草扎的小人,上面写着自己的名字,身上还被扎了好几个图钉。

    这分明是有人要她死,这人是谁,她用膝盖都猜得出来,尤其是更明显的是,这娃娃上还沾着一股子岳珊珊洗发露特有的香味。

    陆青月气不过,拿着娃娃就要找岳珊珊理论,却不想正好撞上岳珊珊回来。

    岳珊珊看见陆青月手里拿着稻草小人,目光中露出了些许惊恐,但随即她便迅速低下头去,为了不让陆青月看出破绽。

    陆青月声音冷硬,忍着气愤似低吼一般质问道:“岳珊珊,这是是干的吧?你也不用狡辩,上面还有你洗发露的香味儿,别人谁也没用过。”

    岳珊珊执意抵赖,说道:“大家都住一起,难免味道就互相沾染,你说我扎的,你有什么证据?”

    陆青月咬着后槽牙,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你嫉妒我抢了你的名额,所以才这么报复的对不对?”

    岳珊珊极力掩饰着自己的心虚,阴阳怪气的说道:“谁要嫉妒你啊,我也是有名额去进修的好不好,切。”

    什么?岳珊珊竟然破格被同样送去进修?陆青月忍无可忍,即可就准备和岳珊珊动手。但是就在这时,寝室想起了敲门声,门外传来了霍流深熟悉的声音。

    陆青月暂且收了手,调整好心情,给霍流深开门,把他迎了进来。

    本以为岳珊珊会就此发难让自己难堪,但让陆青月万万没想到的是,岳珊珊竟然一直盯着霍流深看,目不转睛还满脸娇羞。

    陆青月气的直翻白眼。到底有没有见过脸皮这么厚的女人,这明明之自己的老公,你看个什么劲儿呢。

    突然,岳珊珊娇滴滴的喊了一声:“流深。”

    霍流深疑惑的看向岳珊珊,礼貌的回答道:“你好,请问你认识我吗?”

    “流深...”岳珊珊像一块狗皮膏药一样,主动粘上了霍流深的手臂不放,说道:“我们两年前见过,我爸爸和霍长官是是好朋友,你当时还管我叫妹妹呢。”

    霍流深语气毫无波澜,高冷的态度像是人类情感的绝缘体,说话也只是处于礼貌,道:“哦,记性不好,健忘。”

    “听我爸说你最近来参军,我真的没想到真能在这里遇见你啊。”岳珊珊那副花痴的表情让陆青月膈应的不行。

    陆青月双手抱在胸前,一副冷漠的样子目睹眼前另一个女人在撩拨自己的男人。

    她忍不了。

    陆青月伸手抓住岳珊珊的头发,把她从霍流深身上硬生生的拽了下来。

    “干什么呢?见着男人就往上扑,没看见我还在这呢吗?”陆青月满脸不悦,酸气冲天的说道。

    岳珊珊鄙夷的瞪着陆青月,小声说道:“你算什么东西,轮得到你来管我?”

    陆青月嗤笑一声,觉得岳珊珊傻的可笑,故意气岳珊珊说道:“我算什么东西?那我就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霍流深,是我陆青月的未婚夫。到时候希望你亲临现场,为我们送上祝福。”

    岳珊珊眼睛瞪了老大,不甘心的看着霍流深质问道:“流深,她说的是真的吗?”

    霍流深立刻点确认道:“的确是。”

    岳珊珊气急败坏,哭嚎着说道:“流深哥,你怎么能看上这样的女人?”

    陆青月看不惯岳珊珊这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样子,跃跃欲试想要动手,说道:“我这样的女人怎么了?你给我说明白?”

    这时,霍流深伸手拦住了陆青月,温柔的对她说道:“你不能跟她一样的,因为你有我,她没有。”

    陆青月甜蜜蜜笑了,拿着行李,拉着霍流深往外走,说道:“那好,我听你的。”

    两人手拉手离开了寝室,只留了岳珊珊一个人暂在原地像一个被扔掉的垃圾。

    在去集合地点的路上,霍流深和陆青月说:“这次一去就是两三年,天高地远的,可能过年才能回去一次,我想走之前回家看看,你回去吗?”

    陆青月低下头,轻叹了一口气。就算自己走了,那陆卫东还有陆青华,怎么说他都是更喜欢那个女人的孩子。

    “不了,我不回去了,你帮我把奖状带回去给我爸看看吧,他应该更想看见奖状。”陆青月说着,把自己这段时间以来攒的十一张奖状都卷成一个粗粗的筒,交给霍流深。

    “那好,我会替你转达的,那我走了。”霍流深朝着陆青月笑了笑,挥手做告别,转身离去。

    陆青月恋恋不舍的看着逐渐远去的背影心里一阵一阵泛酸。

    “哎,等一下!”陆青月大喊道。

    霍流深闻声,停下脚步,回头询问。

    陆青月蹦蹦哒哒的跑到霍流深身边,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踮起脚偷偷亲了一下霍流深的脸颊。

    得手之后,陆青月满脸含羞的笑容,低着头不敢看霍流深的眼睛,又匆匆的跑远,边跑还边回头,大声的喊着:“早点回来啊,我等你呢。”

    霍流深下意识的伸手抚摸着刚刚被陆青月吻过的脸颊,心头一暖,露出会心的笑容。

    这甜蜜的一幕本应该只属于两个人,但偷偷跟踪陆青月的陆青华也无意之间目睹了全过程,看着自己心仪的男人死心塌地的喜欢这自己的死对头,陆青华心里别说有多憋屈了。

    她气愤的朝着旁边的大树发泄,踹的树干来回的摇晃,掉了不少叶子,同时一起掉下来的还有成窝的毛毛虫,吓得陆青华连声尖叫,可以贴切的形容为活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