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重生七零:医务兵小军嫂

第十二章 安家落户

    但是这句话依旧戳痛了陆青华的心:“流深哥,你们现在还没有领结婚证呢,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一辆挂着大红花的东风车停在了面前,霍流深扶着陆青月上了车,但是陆青华却站在车的下面不肯上去:“我腿特背疼,流深哥,你能不能抱我上去。”

    在车厢里面感受到霍流深的温暖之后,现在的陆青华已经迷恋上了那种感觉,不管是霍流深是不是自愿的,不能放过每一个跟在他身边的机会。

    霍流深看了看身边一个穿着军装的小男生:“程昱,照顾一下受伤战友,抱上车。”

    程昱还处在被老乡欢迎的喜悦之中,这样的很清自然是开心的很,一把就将陆青华抱在了怀里:“照顾战友是我们应该做的,以后有什么麻烦就老找我,我一定竭尽全力的帮你。”

    陆青华本来是满脸绯红,现在却是变成了青紫色,陆青月看着悄悄的对霍流深伸出了一个大拇指。

    霍流深勾起嘴角帅气的笑了。

    只有程昱还在不断的站在陆青华的身边嘘寒问暖:“你没事吧?以后有什么事情就叫我好了,能帮你的事情,我都会帮你的。”

    战士们都被安排在了老乡空出来的房子里面,男生一个宿舍,女生一个,说是宿舍,其实就是一个大炕罢了。

    每个人将自己的被褥铺好,就是自己的床,霍流深将自己的行礼放在床上,就到了女生宿舍里面。

    女兵不多,只有四个人,所以床不会很挤:“还是你们女生好啊,不像我们那么多的人。”

    一边说一边帮着陆青月铺在了靠窗的位置上,陆青华马上就提出了不满:“流深哥,这里有四个人, 你给姐姐选了一个最好的位置,应该不太合适吧?”

    其他两个女孩子本来是不想说什么的,但是看见她的亲妹妹都对姐姐这么多的不满,自然是跟着起哄:“就是,我说帅哥,你总不能这么向着自己的女朋友吧?”

    “是啊,这人要只有自知之明,长官分配的班长可不是你啊,好像是我吧,难道你真的要在这里作威作福吗?”

    陆青月卡其拿着她们的样子,抬起头:“我睡在哪里是无所谓的,窗边风大,我以为你们都不喜欢才想要睡在这里的,如果你们都不愿意的话,我也没关系啊。”

    “说的好听……”

    霍流深刚想要替陆青月说话,就听见门口有人叫他:“霍流深,长官叫你过去一下。”

    霍流深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陆青月,陆青月笑了笑:“你去吧,我没事的,自己能应付。”

    霍流深担心的看着陆青月:“那你自己要小心,有什么事情等我回来。”

    三个女生看着霍流深走了,更加的变本加厉了,李佳丽更加过分的将她的被褥直接拉到了靠厕所的位置上面。

    “你刚刚不是口口声声的说不在乎的吗?那你就睡在这里吧。”

    陆青月看了看:“我是睡在什么地方都没关系,但是这么大的炕,你让我睡在厕所边上是为什么?”

    “为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我们都讨厌你,你为了抢男人,竟然把自己的妹妹害成这样子,难道你你不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过分了吗?”

    “就是,这是对你的惩罚,我们都不喜欢挨着你。”

    “吵什么呢?刚来就吵架被老乡看见了,还以为我们这些战士都没有收到过教育呢。”

    首长站在门口,看着正在争辩着的几个女生。

    宿舍里面一下子就没有了声音,突如其来的安静,陆青华坐在床上:“首长,我担心姐姐跟大家的关系相处的不融洽。”

    “不融洽也要融洽,你们是一个集体,明天还有一个队伍里面的女兵要过来,你们要做好团结,我再看见你们吵架,你们就都一起受处分。”

    然后看了看陆青月:“陆青月,本来我是想让你做班长的,但是你在车上做出来的事情实在是让我太失望了,所以黄娟娟,你来做班长。”

    天上掉馅饼一样的黄娟娟一脸幸福的笑容:“谢谢首长,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不要再让我看见你们吵架。”

    首长走了,黄娟娟走到陆青月的面前:“陆青月,现在我又没有权利让你睡在边上呢?”

    陆青月没说什么,只是默默的将自己的被子铺好。

    “陆青华,你想要睡在哪里?”

    “靠窗的位置当然是要留给班长的,我就睡在你边上就行了。”陆青华立刻拍马屁。

    班长看了一眼陆青月:“难道你不想要睡在姐姐的身边妈?”

    “我害怕……”故作可怜的样子。

    陆青月拿出药箱:“你害怕什么?不想换药了吗?”

    说起换药两个字陆青华马上就换了一副嘴脸:“姐姐,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跟在流深哥的身边,但是我觉得你总不能用我的身体来害我吧?”

    说着将裤子卷起来,每个人都看见了她腿上的伤口都已经发炎了,让人看着触目惊心。

    “我说陆青月你实在是太过分了吧?这可是你的亲妹妹啊。”

    陆青月愣住了,自己用的药明明都是对症的啊, 就算是没有好转,也不会严重的吧,怎么会变成会这样?

    陆青华几继续说:“姐姐,我以后的药可以自己上吗?”

    班长瞬间着急的想要履行自己班长的权利:“陆青月,你实在是太过分了,我要去问问首长要怎么处罚你。”

    十分钟以后,陆青月被叫到了办公室里面,首长的脸色铁青:“陆青月,我现在很是后悔让你跟到这里来,你之前表现出来的谦卑,和顺,现在看起来都是装出来的。”

    陆青月将手里的药瓶放在了首长的桌子上:“我可以不计较大家怎么对我,但是你们不能诬陷我,这个就是我给她用的药。”

    说完拿起首长桌子上的水杯将滚烫的热水倒在了自己的胳膊上……

    首长看着陆青月强忍着钻心般的疼痛,然后将药膏涂抹在伤口上,之后满头的汗水:“我给她用的就是这个药,如果我的伤口不好的话,随便你们怎么处分我,我都认了。”

    班长一脸的不屑:“你说你给陆青华用的是这个药,我们谁知道了?像你这样这么有心计的人,首长才不会轻易的就被你蒙骗。”

    首长看着竟然用自己来试药,也是有些于心不忍的:“ 你有没有证据来证明你给陆青华用的是跟你一样的药?”

    “这个药是绿色的,我药箱里面没有其他绿色的药,不信的话 你可以去查看一下她的伤口。”

    首长点了点头:“走,去检查一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