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重生七零:医务兵小军嫂

第十五章 新来的女兵

    陆青月正抬头,两人对视了一眼,她缓缓地笑了,“我不饿的,你别担心。”

    陆青华打断两人,“我不干活是因为受伤了,再说了这么晚我可早就饿了。”

    霍流深懒得理她,“那你就休息吧。”说完拉着陆青月走到了门外。

    两人也不敢走远,只站在门外不远处,霍流深看着陆青月因为干了一天活红肿的双手,说:“明天我把我那里的热水给你提过来,你多泡泡手和脚,以后说不定会更累。”

    “当初来的时候就该知道了,再说手不变粗以后干活还是会累的,”陆青月心中有些感动,“你别担心我。”

    霍流深又道:“我听说新来的两个城市女兵家里不简单,你今天做的很好,不要和她们起冲突。”

    看着陆青月,他又补了一句,“你一向都让人放心的。”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小话。

    而屋内,张冬冬对着霍流深拉着陆青月出去的门口看了一会儿,才和白晓燕一起铺好床,两人坐在炕上边吃肉夹馍边好奇地问陆青华,“刚刚那个男的是谁啊,从哪儿来的?”

    就算在首都,她们也很少见外表这么出色的人,尤其是他一身的风度,一看就不是普通家庭培养出来的。

    “流深哥的事情你们干嘛这么好奇,”陆青华一看到那两个肉夹馍还是有点气哼哼的,“打听的这么仔细难道有什么想法吗。”

    白晓燕听不得夹枪带棒的话,脸色一下就变了,“你这人说话是不是有病,你们乡下的女孩子说话都这么难听吗?”

    张冬冬却像猝不及防地被戳中心事一样,眼神回避了一下。陆青华立刻来劲儿了,“还说我有病,你们一来就打听我流深哥的事情,不心虚别低头啊。”

    在一旁听的黄娟娟自从跟陆青华结怨后忍了她好几天,现在终于忍不住了,“霍流深不是你姐的男朋友吗,怎么变成你流深哥了。陆青华你够能耐的啊,闲了一天什么都不干什么都想要。”

    “你才想!”陆青华脸涨得通红,还想说什么,陆青月已经进来了。

    陆青月一进来就发现屋里气氛不太对,白晓燕和张冬冬头凑在一起低声不知道在说什么,黄娟娟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陆青华更是一脸生气。

    她想了想,装作没有察觉到的样子,只看着陆青华,“不是让你早点休息吗,本来伤口就好的慢,是不是不想好了。”

    陆青华一肚子火,但理亏知道不能对陆青月和盘托出,什么都没说,阴沉着脸铺好床躺下了。

    白晓燕一来就受到陆青月的照顾,走过来对陆青月说,“谢谢你给我们的肉夹馍,不然我们来的这么晚该饿肚子了。”坐在炕上的张冬冬也笑着对陆青月点了一下头。

    “她就是想讨好你们,没看出来吗。”黄娟娟躺在另一边的炕上凉凉飘来一句。

    两个人都没理她,陆青月说:“虽然还是代理阶段,但我毕竟是女兵团里的班长,照顾大家是应该的。再说了,以后大家都是要一起建设边疆的,有什么需要的地方都应该互相帮助。”

    陆青华舒服地躺在炕上暗中翻了个白眼,心中讨厌死了陆青月,只觉得她在卖好,只想看她出丑。

    熄了灯,夜色渐深,陆青华却睡不着,她戳了戳身旁的陆青月,小声说道:“姐,今天新来的两个女兵怎么都这么讨厌。”

    “你怎么还不睡觉。”

    陆青华见陆青月不搭话,又说:“那个张冬冬一直在打听流深哥的事情,你说她问的这么仔细干什么。”

    “她们才刚来当然看见什么都好奇,”陆青月闭着眼睛,“早点睡,明天得早起去种地。”

    陆青华又要出幺蛾子,陆青月心里厌烦,想起她曾经做的事,不可避免地皱紧了眉头。

    第二天早晨的时候,陆青月醒得早,集合铃还没响,就听到门外有些窸窸窣窣的响声。

    她出门一看,只看到霍流深在清晨微寒的风中站着,脚旁还立着一个暖水壶。

    她有些惊喜,“你,你怎么来了。”

    “想着你们昨天热水用的多,我再给你送点。”霍流深的眼睛亮晶晶的,带着点笑意。

    “还笑话我呢,我以后肯定不会再浪费热水了。”陆青月语气有些埋怨的说道。

    “好了,不多说了,赶紧就着热水洗漱,一会儿该集合了。”

    “你等等,我把暖水壶倒出来。”她悄声进屋,把热水倒进暖壶,把霍流深的给他让他拿回去。

    声音再小还是惊动了睡觉的几个人,陆青华揉揉眼睛问:“姐,你干什么呢。”

    “送来点热水。”

    陆青月送走霍流深后,回屋发现几个人都醒了。

    陆青华夸张地说,“哇,是不是流深哥专门送过来给我们的,他对我们真好。”

    白晓燕一听,开心道:“真好啊,早上可以用热水洗漱了。”

    张冬冬却没有附和,只是看着陆青月。

    “昨天生产社的冯主任特地说了,热水在这里不好烧的,折腾了一早上这水早就凉了,用来洗漱太浪费了,一会儿我们就没有喝的水了,还是留着喝吧。”陆青月指着壶口,她出门的时候没有塞木塞,又换了一个热水瓶,水已经都不多冒热气了。

    几个人这才不再看,匆匆起床洗漱。

    陆青月笑着说,“知道你们两个可能会不习惯,这里条件艰苦,冯主任都说一个星期只能洗一次澡呢。”

    满嘴牙膏泡沫的白晓燕立刻哀嚎起来,“什么,一个星期只能洗一次澡吗?”张冬冬一听也不愿意了,跟着白晓燕点头。

    “如果你们不习惯,今天干完活我们一起多去捡点柴,烧些热水,不麻烦别的同志就可以。”

    陆青华跟着喊道:“姐,我也要一壶。对了,城里来的女兵不习惯,姐你多烧点吧。流深哥知道你多照顾她们一定也会为你高兴的。”

    陆青月想了想,却说,“你不能干活,正好早点下工去烧水的地方,多捡些柴火,给和你一块干活的男兵带点,这样他们也不会总说你了。”

    陆青华扁扁嘴,有些反应不过来,刚刚是想让陆青月名正言顺地多干点儿活,但是想起昨天几个男兵对她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样子,又生气道:“谁稀罕他们说不说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