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重生七零:医务兵小军嫂

第十七章 边境保卫战事

    霍流深带着男兵团的人热火朝天地干了一会儿,中午休息的时候领导来检查看到进度不错,很是夸奖了一番。

    两人正说着话,从远处匆匆跑来一个小兵,神色非常焦急,在领导耳边汇报情况,“王团长,边境出事了!目前虽然还没有爆发大的冲突,但双方的战士已经有了小规模的交手,边境的刘团长向我们这边请求加大支援!”

    边境从来不是太平的地方,大家最初来到这个地方就已经做了充足的心理准备。霍流深看到来汇报情况的小兵心里就有了一点谱,看到领导有些严肃的表情就更确定了。

    领导知道霍流深出身什么样的家庭,也没想瞒着他,对他将简要情况一说,问他有什么打算。

    王团长说:“我是决定不仅要派出支援,还要派出大大的支援,将士兵和医疗后备都预备充足,前线不容易,你是什么打算。”

    霍流深深深敬了一个军礼,“大丈夫保家卫国,为人民服务!这是我们的天职,流深愿意自愿参加前线支援,尽到军人该尽的职责与义务!”

    王团长听了大为感动,狠狠拍了拍霍流深的肩膀,“不愧是霍家养出来的一把剑,好样的!你做个计划,吃完午饭把情况和大家通报一下,统计一下谁愿意自愿参与支援,谁适合参与支援,下午我们和上级领导一起开个会。”

    边境爆发战事的消息领导没有隐瞒,在军中传的飞快,很快女兵这边也收到了消息。

    陆青月上辈子就知道,霍流深是在战场最一线部队锻炼出来,步步高升的同时,每一步都是实打实的军功,他是不可能不参加的。

    中午的时候,果然领导的发言证实了这个消息的真实性和陆青月的猜想,霍流深被委派为志愿军的负责人,将自愿参军的人组成一个新团队,由霍流深考察适合志愿参军的人合不合格。

    食堂里吵吵闹闹,平常沉闷的气氛一扫而空,大家都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尤其是这边的女兵,考虑的更多。

    新来的白晓燕和张冬冬是不用考虑的,虽然不知道她们确切的身份,但是一定是非富即贵,更何况经过一天的接触下来她们两个接受的军中的教育也比较晚,很多事情都不是很上手,这样的人派上战场也不过是拖后提罢了。

    霍流深大声宣布道:“下面愿意自愿参与前线支援任务的同志们排好队,将自己在军中的学习情况和身体情况汇报给我,我会根据数据筛查合格的人选,参与支援人物的大家都是好样的!”

    食堂内的气氛顿时热烈起来,齐齐应了一声:“是!”

    陆青华拽住陆青月,“姐,你去吗,前线可是很危险的。”

    “危不危险,去不去,都要自己考虑好。”陆青月拽回自己的袖子,心中却已经决定了要一起跟随霍流深去前线。

    先不说这好不容易预订好的未婚夫会不会有危险,毕竟要亲眼看着他的安危才能放心,而且经过这么久的学习,她的医术也大为进步,前线更是一个对医术要求高,反应能力要求快的地方,她上辈子什么梦想都没有实现,这辈子眼前摆着这个机会为什么不去。她一定要去。

    她挣脱陆青华,走到王团长跟前,“报告领导,女兵团班长陆青月申请作为医疗队伍的负责人,为前线士兵组建一支优秀的医疗后备团队。”

    王团长听了心中很满意,毕竟陆青月作为军中重点培养的对象,医术是有目共睹的优秀的。“那好,就由你们负责医疗队伍人才的选拔,报名医疗队伍的找你报名。”

    “是!”陆青月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走到霍流深身边,和他深深对视一眼,这一刻两人仿佛心灵相通,两人千言万语不必再说,一起支起桌子准备起报名的事宜。

    黄娟娟看见两人心有灵犀的样子,想起自己也是被培养过的医疗人才,很是不服气地说,“我也是学习过的,我也要参与医疗队伍。”

    “那你就报名呗,”陆青月没什反应地递给她团长预备好的纸,“把你的信息填一下。”

    “哼。”黄娟娟不是很服气地抢过报名表走了。

    陆青华却没有想到陆青月居然这么坚决,说参加就参加,毕竟前线可是子弹不长眼的地方,一不小心,小命说没有就没有了。

    她心里十分不想去,但是看到霍流深看陆青月时欣赏的眼神,一股劲冲上脑门,冲到霍流深和陆青月面前要了一张报名表,“不要以为别人是胆小鬼,流深哥,我也要报名。”

    陆青月默默将报名表递到陆青华眼前,“知道了,女兵找我报名,你看着别人干什么?”

    愿意去的都去报名了,但要来报名表的黄娟娟却不是很顺利。她也想跟霍流深去前线,但她父亲就她一个宝贝女儿,虽说来参军,但她父亲一定会阻止她报名,毕竟刀剑都无眼,更何况是战火纷飞的前线呢。她只得将写了一半的报名表丢到了一旁。

    而此时的霍流深,却正和陆青月一起并肩站在一起。所有人现在都知道,这两个并肩作战的人,是天生一对。以前或许有人怀疑过,但在这个时候,却没有人能够否认。

    原本女兵少,让霍流深那个班的班长代管。原本的班长是傻大个,得罪了岳珊珊被换了,新换的这个明里暗里帮着岳珊珊欺负了陆青月好几次。好在陆青月如今成为了女兵团的班长,可算是扬眉吐气了。

    她侧脸看了一边指导来报名的人填报名表的样子,心中突然涌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满足感。

    她自幼丧母,是跟着父亲长大的。父亲养起孩子来比不上母亲细心不说,更别说陆长官是个心系部队的军人,经常不顾家。这种情况一直没有变好,直到她的后母张海霞出现,两个重组了家庭,又生下了陆青华。虽说陆卫东后来年纪渐大开始关心家庭,但关心的也只是张海霞和陆青华的家庭罢了,陆青月一直都像是陆家的一个边缘人。

    尤其上辈子和张海霞和陆青华的血海深仇,她从未有过归属感。但此刻和霍流深站在熙熙攘攘的大厅里,看着面前军友一张张激动的脸,她感到前所未有的踏实。

    这是她新的未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