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重生七零:医务兵小军嫂

第二十三章 受伤的霍流深

    战争来的突然,医疗处的众人忙得人仰马翻,军人那边却整齐有素。下午三四点的时候,响声不断的炮火声终于停了。

    然而这并不代表医疗处的工作人员可以休息了,这个时候正是最忙的时候。之前他们处理的都是比较严重的伤员,现在是在战场上受了伤但还可以行动的士兵来诊治的时间。

    每个医疗兵的面前都排了一条长龙。有的胳膊或腿被子弹擦伤了,有的伤口需要清洁,有的被过大的炮火声震得有些失聪需要确诊……

    陆青月正忙的时候,无意间一抬头,却看到在她面前队伍的末尾,站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身影还是很高大挺拔,身上的军服却沾满了尘土并不整洁,但看起来还是健康无虞的。

    正是霍流深。

    但如果没有事,为什么要在医疗兵这里排队呢。

    陆青月看着有些心急,不知道该怎么办,手下动作一会儿就抬头看霍流深一眼,几次三番的张望让霍流深看见了。

    远远的,霍流深冲陆青月打了几个手势,意思是他没有事,让陆青月先忙自己的事。陆青月这才放下心来。

    霍流深一直在队伍的末尾排着,如果有别的士兵想要来看,他就让他们排在自己前面先看。

    经历了一天战场的炮火,他现在心里或许应该是紧张焦虑的,他也以为会是这样。但是远远看见穿着白色护士服,带着护士帽的陆青月的忙碌的身影,他的心前所未有的平静。受伤的地方有些隐隐作痛,但这些都是可以忽略的事情。

    或许是因为他知道,一会儿等陆青月看完这些伤员,她的时间全是他的。

    霍流深正排队等着,被不远处的陆青华看见了。

    陆青华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和护士帽,紧赶慢赶地跑到了霍流深身边,“天呀,流深哥,你来医疗处了,是哪里受伤了吗,快让我给你看看。”

    说着上手就要碰霍流深的身体。

    霍流深伸出一只胳膊挡住陆青华,“我没有事,谢谢关心。”

    “没有事那来这里干什么,你哪里难受给我说,我立刻帮你申请麻药和消炎药。”陆青华看着霍流深。

    “我来找你姐姐。”霍流深说。

    陆青华一怔,身后她的队伍也开始抱怨起来,让她不要闲聊,赶紧回去给你包扎 ,她这才怏怏不乐地走回去了。

    陆青月远远看见陆青华跑过去献殷勤的样子,心中暗暗翻了个白眼。

    旁边的郑小慧也看见了,好奇地问;“青月姐,她跑过去干什么呢,这么着急,排队的伤员都不顾了,你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吗?”

    “那是她姐夫。”陆青月回答说。

    “啊,姐夫?那那个男人岂不是……”郑小慧有些惊讶。

    “对,我们家里人都见过面,已经同意了。”陆青月颇有些像宣告主权。

    陆青月是医疗兵长的漂亮的,刚来的时候已经吸引了很多人的眼神。此刻她面前排队的一众士兵和一起的几个医疗兵听了都有些惊讶,没想到看起来气质文雅,稳重大方的陆青月已经是个有主儿了的人了,顿时几个大兵开始凑起热闹来,有好几个已经开始吹口哨了。

    站在远处的霍流深隐隐约约听见几句,大致明白了他们在说什么,笑着遥遥向陆青月挥了挥手。

    顿时这里更热闹了。

    战后沉闷的气氛一扫而空,这里的热闹吸引了新来的人的注意。正是前段时间被陆青月救过的徐放。

    他比霍流深大三岁,比霍流深进军队的时间早一点,现在已经做到了旅长,本来在别的地方服役,关注了前段时间征召支援军的事情也来边境了。

    没想到陆青月居然也在这里。徐放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有些高兴,走过去排在了陆青月跟前的那队队伍后面。

    不全不整地听了两句,等排到徐放的时候,他有些惊讶地问,“陆青月?你和霍流深他……”

    陆青月见是徐放,没想到他居然也在边境这边,有些惊喜,“是你呀,你也在边境这边服役呢。”

    “对,我也参加了支援军了。刚刚你们说的事……”徐放接着问道。

    “啊,那个事,”陆青月对着熟人有些羞涩,笑了起来,“是这样,我们两家已经见过面,等回去就去民政局扯证了。”

    徐放听了,心里有些一空,又有些失落地说:“这样吗,我和霍流深之前也是在不远的两个大院里一起长大的,他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你选他,不会吃亏的。”

    陆青月一笑,说:“我知道的。”

    这时候人已经不算很多了,霍流深就在不远处,听见两个人的对话,也和陆青月一起笑了起来,他拍了拍徐放的肩膀,“放哥,你也在这里啊。”

    “对啊,你家老爷子前段时间还跟我问你的消息呢,下回去你家可有的说了。”徐放开朗地说。

    徐放没什么大的伤口,清理了一下浅浅的伤口上了碘酒,就要走的时候,突然回了一下身,看着陆青月和霍流深并肩站立的身影,笑着说:“谢了,恭喜你们啊。”说完一个人转身走了。

    陆青月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霍流深。好歹等到没人了,她急忙抓住霍流深的胳膊,“你怎么了,哪里受伤了,严不严重?”

    一句追一句的三连问让霍流深都没有时间回答,哭笑不得地抓住陆青月在他胸前摸来摸去的手,“好了,别紧张,没有什么严重的伤口,就是手臂有些擦伤。”

    “那我给你消消毒。”陆青月拿出之前百分之二百的细心,给霍流深消毒擦碘酒。

    “你今天,在战场上,还受了别的伤吗。”她的语气有些低沉。

    气氛一下子伤感起来,霍流深看着低头的陆青月,摸了摸她的头发,“放心吧,没有什么事,我现在除了有点累,哪里都不疼。”

    听到疼这个字眼,陆青月的眼眶一下红了,“我今天,看见好多伤员送过来,就怕下一个是你,担心了你一整天。”

    霍流深沉默了,看着始终低着头,不肯抬头看他的陆青月,终于明白她一定是哭了。

    “傻姑娘,别担心我。我跟着老爷子去过好多次军营,也去过真正的战场,一定会保护好自己的。”

    暮色四合,天色将晚,夕阳的余晖落在这片广阔的大地上,拥抱住所有受伤和哭泣的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