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重生七零:医务兵小军嫂

第二十四章 你再敢跺脚试试

    快要到吃晚饭的时候,所有人都收拾收拾干净准备去领饭了,这个时间点看样子也不会再有新的士兵前来看病和医治,安置伤员的帐篷离他们两个还很远,陆青月动作慢悠悠的收拾着手下的一应用具,和霍流深在医疗处说了好久的话。

    她伸展臂膀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有些懒散地说:“终于能休息休息了,这可比帮我们当初在军营里学习的时候忙多了。”

    “毕竟是真刀真枪的战场,你还能适应吗。”霍流深关心道。

    陆青月一笑,“还能适应,李军医教了我们很多。”

    他们说话的时候被医疗处的一个工作人员看见了,那是一个外号叫大李的男医疗兵,看着还没分开的霍流深和陆青月,笑嘻嘻地看着她挤眉弄眼,仿佛在嘲笑他们的依依不舍似的。

    “回去我是不是得当叔叔了啊?”大李促狭地说,让陆青月恼羞成怒地冲他丢了一团绷带,这才像目的得逞的狐狸似的走了。

    “他是谁?”霍流深笑着问。

    “是我们医疗处的男兵,平常跟着你们一起上战场,帮着搜救并抬回来受伤的同志。平常帮了我们很多忙,李军医这么严厉的人都很喜欢他。”陆青月回答道。

    “嗯,我之前也见过他好几次了。”霍流深也笑着跟大李打了个招呼。

    “你今天站了一天了就别动了,我去给你打饭。”过了一会儿,霍流深对陆青月说。

    陆青月一笑,说:“好。”

    看着霍流深离开的背影,陆青月心有点累地叹了口气。今天实在是太忙了,这种忙不是纯粹体力的劳累,而是心理上的疲惫。她一整天又惊又怕,又要担心不停送来的伤员,还挂念远在战场上的霍流深,如今安静下来终于放松了心神。

    安静的驻地,因为地方偏远,只有司令部等几个高级别的地方拉了电线装起了点灯,医疗处也占便宜装了一盏昏暗的白炽灯。此刻灯刚亮起来,在帐篷不远处点燃的一丛篝火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陆青月搬了个小马扎在篝火旁坐了下来,享受这短暂的安心和寂静。

    正眼神放空的时候,陆青华却出现了。

    “哟,姐,你怎么这么会享受啊,给伤员的晚饭还没有着落呢。”陆青华说。

    陆青月看着陆青华身后的一个篮子,“那不就是给伤员的晚饭吗?李军医说让我们新来的医疗兵轮流给伤员送饭,怎么,你记性变得这么差了?”今天正好是从陆青华开始带晚饭的。

    陆青华又被怼了一次,没滋没味地路过陆青月,“那我不是觉得我亲姐能帮帮妹妹嘛。”

    陆青月疲惫地抬头看看天色,之前去吃饭的士兵都已经走了好久了,陆青华在医疗处走的也早,一定是吃完了晚饭才来送饭的。

    “姐姐也以为妹妹能帮忙带份晚饭,我可是还没吃饭呢。”陆青月回道。

    陆青华动作麻利地抱紧了篮子,“那是你自己非要这么晚走,我又没逼你,这是伤员的晚饭,他们吃不好你负责吗。”说着赶紧进了帐篷。

    看着陆青华急急忙忙离开的身影,陆青月笑了一下,也没指望她能有点姐妹情,只是最近怼陆青华越来越顺手了而已,更何况,还有霍流深照顾她呢。

    果然过了一会儿,霍流深的身影就越来越近了。他带了一个大饭盒的菜和两个结实的杂面馒头,“先凑活吃点吧,等一会儿人少了带你去灶台吃点好的。”他凑近了陆青月小声说。

    “什么好吃的?”陆青月也忍不住凑近了小声问道。

    “等一会儿你就知道了。”霍流深不肯说明白。

    “那好吧。”陆青月掰开馒头咬了一大口,喷香地吃起来。

    吃了一会儿,却发现霍流深只是动作机械地吃了几口馒头,菜是一点儿都没动。

    “你这是怎么了,看起来一点儿都没胃口的样子。”陆青月有些担心地问道。

    霍流深勉强笑了一下,“没什么,就是有点吃不下。”

    陆青月想起自己刚学医时候的样子,又想到今天是霍流深第一天上战场的样子。虽然他看起来还是非常健康,只是受了一点小的擦伤,精神状况也看起来没什么大问题,但陆青月知道他心里一定受了非常大的震撼和刺激。

    “你知道吗,”陆青月咽下口中的饭菜,“我第一天临床学医的时候,老师先带着给我们走了一趟解剖室。”

    霍流深疑惑地看着她。

    “结果那天正好是食堂里给加一勺肉菜的日子,”陆青月想起来就想笑,“那天我们都没吃下饭,但又舍不得不吃,在饭盒里放了一天都坏了。”

    霍流深顿时懂了她在说什么,伸手摸了摸陆青月的头。

    “所以你要是实在吃不下的话,就多吃点馒头吧。”她把自己刚刚掰开的一半馒头塞到霍流深的手里。

    “这么多菜我只吃菜都能吃饱啦,”陆青月说,“不过说起来,灶台那里怎么给了你这么多菜啊,平时打菜的师傅一般可不会给打这么多的的。”

    霍流深看了看疑惑的陆青月,说道:“当然是因为师傅认识我了,我说还有个女医疗兵等着我给她带回去的饭菜,怕饿着她,不给我好好看伤,他赶紧给我打了这么多。”

    陆青月忍不住笑起来,看了霍流深又看了看手中满满的饭盒,没想到霍流深正经的外表下还有这么促狭的一面,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两个人正说说笑笑地吃着晚饭,给伤员送完晚饭的陆青华提着篮子从帐篷里出来了,看见了霍流深就走上前来,“流深哥,你怎么在医疗处门口吃晚饭啊,这里环境这么差,我带你进帐篷吃吧。”

    陆青月毫不掩饰地将手中搪瓷的饭盒“咚”一声放在旁边的木墩子上,“我们吃的好好的。”

    “那又怎么啦,你看这里环境就是很差嘛,”陆青华抬脚跺了几下脚下的黄土地,地上就泛起了一层薄薄的浮土,“流深哥你说对不对,我好心好意的你看她还这么凶。”

    陆青月看见陆青华扭腰作态的样子就生气,蓦地想起上辈子从拖拉机上逃出去后看到军用吉普车求救时,就听到下车的霍流深喊了车中的女人一声媳妇,下来的就是陆青华。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