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重生七零:医务兵小军嫂

第二十五章 夜宵

    那时候霍流深身居高位,陆青华过得相当不错,虽然不敢光明正大地穿着奢侈贵重的衣物首饰,但不着眼的地方还是带了不少黄金首饰。

    陆青华当时看到求救的是陆青月神色一下就变了,简直恨不得陆青月当场死在偏远的山村似的。

    陆青月一想到这里,又想到霍流深当时的那句媳妇,火一下子就冒了上来,“陆青华你再给我跺脚试试!吃饭的不是你是吧,今天一天都在拖后腿还敢随便带人进医疗处的帐篷,你够厉害啊!”

    陆青华被陆青月突然爆发的脾气吓了一跳,刚想骂回去但一想到霍流深就站在旁边,想了想就委委屈屈地红了眼眶,“我不就是让你们去个好点的地方吃饭吗,你干嘛这么说我。”

    陆青月生气地瞪了陆青华一眼,知道永远不能跟陆青华讲理,不然智商会变得跟陆青华一样低并且会被陆青华用她熟练的胡搅蛮缠的手段弄得更加火冒三丈。

    她看了看霍流深,又恶狠狠瞪了陆青华一眼,说:“让开,别挡道!”说完自顾自端着饭盒走远了。

    陆青华没想到陆青月会发这么大的脾气,明明平时在家里的时候都不敢这么大声对她和她妈说话的。一定是因为天高皇帝远没人管着,她陆青月就变得越来越胆大,都要对她发火了。

    等回家了一定要让爸爸和妈妈教训她一顿。陆青华暗暗在心底算计着。

    霍流深也没想到陆青月会发脾气,看着她要离开的身影赶紧跟上走了。

    陆青华既没能出气也没能留住霍流深,顿时真委屈上了,看着跟着陆青月走远的霍流深,跺了跺脚就走了。

    陆青华回到住宿的宿舍之后,神色一直很阴沉。

    跟陆青华同住的是一个在山村报名上来参军的姑娘吉小雪,虽然是山村的姑娘但并没有山村淳朴的特质,反而热衷于钻营,皮肤也是天生的古铜色,听多了部队里的风言风语,知道陆青月和陆青华其实都是走有背景的大领导的路子进来的,因此对和她同住的陆青华十分殷勤。

    “青华你回来了,我刚烧好了热水,你要泡脚吗?”吉小雪热情地问。

    陆青华理所当然地说:“当然要了,我都忙了一天了。”

    “那我给你端进来。”吉小雪笑着说,转身去端热水的时候却在背后翻了个大白眼,心里嘀咕要不是自己是个什么背景都没有的农村姑娘,才不这么鞍前马后地伺候陆青华呢。

    陆青华等吉小雪端来热水,心满意足地脱下鞋袜,看着吉小雪忙前忙后的样子终于舒心了一些。

    “你挺好的,吉小雪,实话告诉你吧,我这次从边境回去之后我爸爸一定会找他朋友给我提个待遇的,要是你表现好的话等回去我问问我爸爸看我们两个能不能再分到一起。”

    吉小雪心里骂着陆青华吊着人给她干活,但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被陆青华给她画的大饼吸引住了,笑容满面地点了点头,说:“那真是谢谢你了青华,我就知道你有办法。”

    陆青华看着吉小雪溢满热情笑容的大脸和一动一动的棱角分明的腮帮骨,点了点头,心里忍不住疑惑吉小雪怎么名字这么好听,脸却长得这么难看,又黑,还好意思叫小雪。

    吉小雪心计比只会表面张牙舞爪的陆青华深多了,脸上对着陆青华笑,心里的不满却一点都看不出来。毕竟,要是想报复陆青华她的办法可多得是,她早就已经在帮陆青华打饭烧水的时候往里面吐过不少口水了,再说,讨好有背景的陆青华也不是件吃亏的事。

    如果陆青月知道陆青华碰到一个这么坑的队友,可能还会笑两声恶人自有恶人磨,但她此刻只在跟自己生气。

    上辈子的事情像是一片永远挥之不去的阴影,即使是晴天也飘荡在陆青月的心头,冷不丁地就出来提醒陆青月一下。

    边境的晚上气温下降的厉害,风也冷,陆青月生气了好久,也没感到冷,气冲冲地走了好久,终于平复下心情的时候,这才发现霍流深一直不远不近地跟在她身后。

    她还在记着上辈子那句“媳妇”的仇,对着霍流深也没什么好脸色,“跟着我干什么,还不吃你的饭去。”

    霍流深无辜地抬手给陆青月看他手中只剩下一个小角的杂面馒头,说:“我跟了你一路早就吃完了。”

    陆青月有些下不来台,“我、我又没有让你跟着我。”

    “但这里这么黑,我不跟着你你走丢了怎么办。”霍流深说。

    陆青月一看,果然她走的有点远了,虽然没有走出营地的范围,但这里灯火不多人也比较少了。

    勉强领了霍流深的情,陆青月说:“那好吧,还是谢谢你了。”

    霍流深第一次见到闹小脾气的陆青月,心里有些新奇还有点喜欢,好脾气地说:“这不都是应该的吗。刚刚吃饭也没好好吃,你饿了吗。”

    陆青月刚才气都气饱了,此刻也没有吃饭的心情,“不饿,这么晚了不吃了。”

    “忘了我给你说的吗,晚点去灶台那里有好吃的。”霍流深说,说着不管陆青月说不要吃饭的话,拉着她就去了灶台那边。

    “不吃饭怎么行呢,今天不累吗,明天还要再忙呢。快点,我带你吃完了就该去战壕那边守夜了。”

    陆青月也不再好意思闹脾气,说到了战争的事情,她也不再说话了。

    到了灶台那边,炉火果然还没熄,但周围的人都已经散了。守在灶台旁边抽烟的是平日里给他们做饭打饭的吴大叔。

    他是退役的老兵,但是因为早年的战争无儿无女,老伴儿也早已经去了,他回去无依无靠不说,也舍不得部队里的人,于是打了申请在第三团做了名随军的厨子,平常还跟着物资部干些杂活,在一群小兵面前还是很有面子的。也因为没有子女,很爱护这群新进军营的小兵们,对一表人才的霍流深更是非常喜欢,平日里跟霍流深聊天,霍流深也经常帮他干些杂活,很是有点交情。

    吴大叔看了看陆青月,笑眯眯地对霍流深说:“这就是在军营里跟你订婚了的那个姑娘?长得挺白净,挺好看!”

    炉火的红光映着霍流深的脸也看不出他有没有脸红,反正陆青月已经脸红了。心想难道在军营里还有这么多人知道他们的事情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