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重生七零:医务兵小军嫂

第二十六章 大李的消息

    一边和他们说着话,吴大叔一边手脚麻利地在一旁闷着的锅里盛出两碗加了肉沫的粥,“来,给你们留着的,好好打个胜仗,把我这老骨头好好带回去。”说着又细细切了几块咸菜,切成丝给他们下饭。

    熬出来的粥闻起来香气扑鼻,还加了不少的肉沫,陆青月本来不饿的肚子也忍不住咕噜叫了一身。吴大叔和霍流深都装作没听见的样子,脸埋在碗里遮住了笑容。

    陆青月悄悄红了红脸,也学他们两个把脸埋进碗里专心喝起了肉粥,再就几口小咸菜,满足的不得了。

    “怎么样,好喝吗?”霍流深转头问她。

    “嗯,吴大叔做的就是好喝。”陆青月转着弯的就是不肯夸霍流深。

    吴大叔听了两个人别扭的对话忍不住嘿嘿一笑,放下碗把嘴一抹,说:“我去休息了,你们吃完把碗洗干净火灭了收拾干净。”

    “我们知道了,谢谢吴大叔。”陆青月乖巧地说。

    “嗯,你们好好吃,好好说,别总吵。”吴大叔打了个哈欠,转身走了。

    “我们吵了吗?”陆青月问。

    “我也没觉的我们在吵架。”霍流深回答。

    陆青月听了霍流深的回答一笑,心满意足地又喝了一口粥。

    两人吃完夜宵,把灶台处收拾干净灭了炉火就该走了。霍流深还要再去守战壕,陆青月要回去早些休息,明天一定又是非常忙碌的一天。

    战争从不会觉得你该休息而停止。

    “连着守两夜,你还撑得住吗。”陆青月有些担心地问霍流深。

    “别担心,我挺好的。”

    又一起走了一会儿,陆青月终于忍不住问道:“现在战况还好吗?”

    其实刚开始的时候双方实力相差并不大,战况处于胶着状态,只要能撑住结果总不会太坏。但是没想到,有别的国家为邻国提供了大量的武器,其中不乏先进的重型武器。战况一下子就变得激烈起来,中方的军队也承受了更多的压力,猛然增大的伤亡逼得边境这边的部队不得不请求加大支援。

    虽然霍流深等人到来后,分担了不少的火力和压力,让边境的部队松了一口气,但现在也是战况最为关键的时候。

    边境的战争已经打了许久,霍流深也不确定还会不会继续下去,他的消息是比其他人更灵通的,但这并不能保证最后的胜利。他坚信胜利最后一定会属于正义的人民军队。

    这些在霍流深的心头盘桓了几圈,但说出来除了让陆青月也徒增焦急之外也没有别的帮助。他扶住陆青月的肩膀,安慰道:“别担心,我们的军队比他们团结,比他们更有力量,战争最终一定会属于我们的。”

    “嗯,我相信你。”陆青月坚定的点头。相信他的判断,相信他上辈子的胜利绝不是偶然,相信他们战友的力量。

    在路口霍流深和陆青月分开,走向各自的营地。

    陆青月回到医疗兵的帐篷的时候大家该休息的早就已经休息了,和她住在同一个帐篷的郑小慧铺好了被子正准备睡觉,看到刚进来的陆青月有些打趣地看着她,“说,你这是干什么去了,脸都红了。”

    陆青月笑着拍了下小姑娘的头,“胡说什么,这是外面的风吹的。”

    郑小慧嘿嘿一笑,催促陆青月赶紧上床睡觉。

    于是一夜无话。

    接下来的几天倒没有突如其来的敌袭和炮弹声,但枪声和炮弹声是避免不了的,几天的下来陆青月早已经习惯了在枪声中双手平稳地为伤员包扎配药了。同时万幸的是,霍流深一直没有受过大伤,些微的擦伤和脏乱他都已经不放在心上了。

    今天,或许是对方也累了或是战术一类的计划,一直都没有战争开始的信号,倒是中方营地这边等到下午两点,突然传来高昂的呼喊声。

    由于和以往的声音有些不同,新来的医疗兵们还有些不懂,面面相觑着问这是怎么回事。

    李军医听到这个声音,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安抚大家道:“安心,这是我们的战士在主动进攻。”

    陆青月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想起前几天霍流深说过的话,难道他们这是……有了破局的办法?主动进攻,会不会更危险?

    果不其然,不一会儿就有伤员被抬了进来。陆青月安下心来忘掉一切担心,专心地救治起手下的伤员。

    这个新来的伤员虽然看起来伤得重,但是没有致命伤,失血有些过多,脸色十分苍白,但是神采却非常高兴。

    “同志,你感觉怎么样?”陆青月问道,手下动作不停地为他止了血包扎好患处。

    “我挺好,就是有点晕,还看不大清楚。”伤员回答道。

    “这是正常的,失血过多会有头晕的症状,只要多休息几天,避免剧烈的活动就会好起来的。”

    “唉,哪有给我休息几天的时间,我们快要打赢了!”小同志快乐地说。

    这番话引来了周围人的关注,“同志,你快给我们说说前面的情况。”

    “叫我小刘就行,今天我们的军队发动了突袭,把对面那群乡巴佬打了个落花流水,我被抬下来的时候咱们的军队都前进了好几里地了!”

    这个胜利的消息像是一针强心剂一样,顿时让医疗处的人们高兴起来,空气里充满了欢快的气氛。

    陆青月也忍不住笑得露出了两排牙。

    果然过了短暂又漫长的几个小时,就有消息传达下来,让驻地所有的人员抓紧收拾行李。这是前方突袭胜利的捷报到了,全体拔营前进三里地,为在战线上奋斗的同志提供后备支援。

    陆青月飞快地收拾好包裹,和营地的人一起坐上大卡车,前往胜利的前线。三里地显得那么远,又显得那么近,在众人欢欣鼓舞的的心情之下很快就到了。

    将卡车上的一切杂物搬下来,帐篷也飞快的支好,陆青月在临时收拾好的医疗处准备好各色药品,等待需要医治的伤员。

    过了好一会儿,李军医突然面色严肃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他的动作太突然,面色太严肃,以至于他周围的医疗兵都惊疑地停了下来。

    “大李!大李呢?”李军医仿佛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似的,声音居然有些嘶哑。

    平常帮忙在医疗处抬伤员的几个男医疗兵里面,没有大李。他们听到李军医的质问,有几个忍不住低下了头,静默的气氛中,响起几声憋不住的哽咽。

    陆青月一怔,脑中浮现出一个可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