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重生七零:医务兵小军嫂

第二十七章 医疗队的哀悼

    “大李去哪儿了?”李军医问

    没有人回答。

    原本气氛高涨的营地,忽然间前所未有的安静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有和大李一起上战场的男医疗兵开口,“老师,大李他……牺牲了……”

    李军医的脸露出痛苦的表情。

    大李是他带了许久的徒弟,一进军营就被分到了李军医的手底下,不仅学医术还学为人处世,可以说是李军医一手带大的。这种情分不是简单的说说而已就能说明白的感情,更不是说着玩玩的一手带大。

    有的人或许是为了套关系,有的人或许是为了霸占功劳,对着外人说一声“我是在谁谁谁手底下被他一手带大的”,李军医和大李是从战争时期就相依为命互相扶持过来的。

    陆青月接手了李军医要医治的伤员,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失去亲爱的徒弟的老军医,沉默了一会儿才说:“老师,您要不要,去看看?”

    李军医抹了把脸,声音有些哽咽地说:“我先去看看。”说着脚步还有些踉跄地走了出去。

    医疗处也不再刚才欢欣鼓舞的讨论,陆青月手底下正给他包扎的一个士兵突然也像是忍不住了一样,控制不住地抽泣起来,并且越抽泣越大声。

    他看起来不过十七八九岁的样子,刚从战场上下来还有些狼狈,军服不是很干净,大概是埋伏的时候趴在了地上,半张脸上沾了不少灰,擦过了,但还是留下了不少脏污。

    此刻他的泪顺着脸颊流下来,沾了脏污的脸变得更乱了,像是一幅被抹花了的画。

    他抽泣得让陆青月也忍不住心中酸楚了,眼眶通红地说:“你别哭了,再乱动弄脏了手和胳膊上的伤口。”

    “我也不想哭,但是,”小士兵响亮得抽噎了一声,“但是今天有太多同志都,都已经……”

    想起迟迟还没见到的霍流深,陆青月的心也七上八下的。不知道霍流深现在怎么样了,她想着。

    而医疗处的人们,听到了小战士的抽泣和话,皆是沉重地低下了头。人们从打了胜仗的狂喜中回过神来,看看身边少了几个熟悉面孔的人们,又看看失去战友痛苦的小战士,都沉默地不再说话。

    静寂的空气里,仿佛是给失去的战友们的哀悼。

    过了一会儿,陆青华和吉小雪挽着手臂从远处走了过来。她们说说笑笑,满面红光,脸上全是听到战胜消息后的喜悦。

    “哎,你们怎么一个个跟个木头桩子似的都不说话呀,我们可打了胜仗了!”陆青华兴奋地说。

    这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但是在场的人目睹了踉跄离开的李军医和痛哭流涕的小战士后都回归了理智,收起了脸上的喜气。

    刚来的陆青华可不会管这么多,也没有细想大家怎么这么安静,有些不满意的说:“我们打了胜仗你们还不开心怎么着啊,都不知道笑的吗?”

    小士兵一下子就生气了,“没看见大家都在为失去的战友伤心吗,你就知道打了胜仗,不用脑子想想我们是用什么换来的胜利吗?”

    陆青华这下知道大家为什么都没有笑了,不再说话,但是脸上的表情却还没有收好,一副浑不在意的样子。

    “那不是领导带着我们才能打了胜仗吗,说的……”说的跟全是你一人儿的功劳似的。

    后面那句话没有说全了,但是小战士却全看明白了。

    “我看你这个同志思想有问题!”末了,看着陆青华毫无悔改的样子,这个小战士怒气冲冲地丢下这一句转身就走了。

    “脾气这么大……”陆青华小声嘀咕着。但她身后的吉小雪却没有像陆青华那样扎眼地跟小战士理论,而是低调地站在不起眼的地方,任由陆青华和小战士吵。

    这时候看小战士走了,大家的目光都转移到她们身上来,这才碰了碰陆青华的胳膊,让她少说点。

    “你又没有上战场打仗,来医疗处给伤员看病也来的这么晚,你当然不在乎是谁帮我们打赢了。”陆青月看了陆青华这样视人命如无物的样子也生出一肚子火,冷笑着对她说。

    “谁说我不在乎了,我这不是正为大家高兴呢吗?来了就挤兑我,我看你们思想才有问题。”陆青华气哼哼地反驳道。

    看着这两人要吵起来的样子,吉小雪拉住陆青华,“陆青月陆青华你们不是亲姐妹吗,可能是有什么误会,别吵了,大家不都是为我们军队取得的进步开心吗?”

    这话说的好听,陆青华满意地点点头,说:“就是啊,我可是在为军队的进步开心啊。”

    陆青月斜看了说话的吉小雪一眼,看着面色黝黑的姑娘正大方得体地笑着看着她。于是勉强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笑容看了看她。

    “是啊,那你们赶紧为我们打了胜仗的军队服务吧,来了这么久还没看见这里有好多受伤的人吗。”

    陆青华和吉小雪这才像刚想起来似的,吉小雪夸张地拍了拍自己的头,“看我,光顾着高兴,都忘了正事了。大家有哪里不舒服的,快来我这边。”

    陆青月看了这个滴水不露的姑娘一眼,看陆青华还很喜欢信任她的样子。不知道陆青华这次是不是遇到了个真有心计的人,还是遇见了一个真的善良的姑娘,如果是前者,那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如果是后者那真是白瞎了,跟陆青华混在一起能混出什么好来。

    陆青华这个人嫉妒心太重,总爱抢别人风头,还要面子爱虚荣攀比,以前和陆青月在一起的时候那时候陆青月不知道提防她,明里暗里吃了陆青华很多次亏。不过看吉小雪和陆青华混得如鱼得水的样子,也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

    吉小雪也在看陆青月,她悄声问陆青华:“哎,你这个姐姐怎么看起来和你不是很亲啊,也不向着你说话。”

    “哼,她虽然和我一个姓,但可不是我妈妈生的。”陆青华回答说,“她平常可讨厌了,总爱装好人,你可要小心千万别被她收买。”

    吉小雪关心的却不是这个,而是陆青月陆青华两姐妹身后的关系,她装作好奇道:“你们关系不好,那怎么还进了同一个军营呢?”

    “还不是她去求爸爸非要死皮赖脸的参军,我爸爸人这么好当然帮她问了问朋友。后来我爸爸看我也适合,就走门路让我当了更好的文艺兵。不过为了这次上战场的机会,我也学了点医术之类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