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重生七零:医务兵小军嫂

第二十八章 不想让你知道

    陆青华说的好听,但她刚学不久的医术也只勉强停留在扎绷带怎么扎的好看上面,平常只能处理一些比较轻微的伤势,大的事李军医都不会让她插手。而吉小雪也是发现了陆青华这点特权,看中了她的这点优势才凑到了她身边。

    吉小雪没有背景也没有门道,看到了隐隐看起来还有点特权的陆青华就赶紧凑到了她身边,想利用陆青华的关系为自己谋一个好的位置,毕竟在最下层做个基层医疗兵也实在是太辛苦了,也没有什么权利,整天被前辈呼来喝去的,尤其她是从一个偏远的小山区出来的,又土知道的又少,刚开始被欺负得最厉害。

    吉小雪心里打着小九九,看到陆青月和陆青华的关系看起来不好,一打听原来是这个内情,她不禁松了一口气,她就害怕这两个姐妹关系好了,到时候岂不是还要再讨好陆青月。

    于是吉小雪转头又夸了陆青华几句,把陆青华捧得心花怒放,忍不住冲吉小雪显摆:“也就是你,别人我都不告诉的。霍首长你知道吗,那可是军中老资历的人。和我爸爸是特别好的朋友,两个人是在一个军队里待过的,所以我才能这么容易就进军营了,你们当初经过了不少选拔吧。”

    吉小雪笑着点点头,心里却很嫉妒。

    在她看来,陆青华不是很聪明,有的时候还有点蠢,做事又有些不顾后果,但偏偏运气这么好,有个好爸爸,到哪里都能罩着她,如果她不是从山村那个贫困窘迫根本帮不了她的家里出来的,如果是她在陆青华这个位置上,不知道会比陆青华做得多好。

    两人正各怀着心思的时候,陆青华突然激动起来,冲门口喊了起来,“流深哥!你回来啦,听说你们今天打了胜仗,我真是太开心了。”

    霍流深听到声音看见不远处冲他打招呼的陆青华,冷淡地点了点头,然后转头寻找陆青月的身影。

    陆青月一听到陆青华的叫声就抬头看见了霍流深站在门口,见状开心地对他招了招手,心中的大石终于放了下来。

    等霍流深走到她身前, 她这才注意到霍流深藏在外套下面打了绷带的胳膊。

    陆青月紧张地问道:“这是怎么了,你受伤了?严不严重,包扎得好吗?”

    说着就上手开始检查霍流深的伤势。

    “别担心,没什么大事。谁上战场还不受伤的,就一点小伤胳膊得固定一下,缠了些绷带。”霍流深安慰道。

    “那你怎么不来找我。”陆青月的声音带着些责备。

    “我怕你担心我,先让人帮我看了才敢来找你的。”霍流深说。

    “你不先来找我才让我担心呢。”陆青月这才松了一口气。

    “来了怕你哭鼻子。”霍流深看陆青月终于不再纠结这个事,打趣道。

    “给你把绷带使劲缠一缠看谁先哭鼻子。”陆青月说。

    “那要不你试试吧。”霍流深贡献出胳膊对陆青月说。

    两个人说的正热闹,全让一旁的吉小雪和陆青华看见了。

    “我前几天听说你姐有个订好婚的男人,也在这个军营里,难道就是他?”吉小雪问陆青华。

    “就是他,不过流深哥真是被陆青月的脸给骗了,一点都不了解陆青月是个什么样的人。”陆青华看了两人打情骂俏的样子恨恨地说。

    吉小雪却不是很关心陆青华心中的嫉妒,“那他是不是也是什么人啊?”

    “流深哥可不一样,他当初可是从军校毕业的,听说正和霍叔叔商量刚毕业正在想要去哪里,就赶上征兵,他一去参军就被选上了呢。”陆青华骄傲道。

    “霍叔叔?难道他们家就是你说的那个你爸爸的好朋友?”吉小雪急切地问。

    陆青华也觉出有些不对劲了,“你光问这些干什么,关心这些有用吗,反正你谁都不认识。”陆青华听见吉小雪光问霍流深的事情有些不高兴。

    吉小雪听了陆青华看不起的话心里也生出一团火,但是一点儿都没表现出来,笑着说:“我这不是好奇嘛,这些大人物青华你天天见,我也就只能听听了。”

    陆青华这才放下心来,“说的也是,不过你放心,等回去之后我问问我爸爸,等到时候我们被分到了一起,你也能沾光多认识认识这些人了。”

    吉小雪连生气都顾不得了,高兴地说:“真的吗,那真是太谢谢你了青华,你人太好了。”

    这一番对话都被从另一个医疗帐篷的过来借药的熟人听到了,看陆青华被吉小雪捧着拍马屁,有些酸里酸气地说:“哟,陆青华,看来你混得挺不错啊,还收了个整天拍你马屁的小跟班呢。”

    吉小雪勉强一笑,“大家都是朋友,哪来的跟不跟班的。”

    “对啊,这些从大家族里出来的大小姐可最喜欢和我们这些人交朋友了。”说完也不管陆青华和吉小雪脸上什么表情,拿了药就走了。

    陆青华生气地把东西一放,沉下脸说:“我有些累了,去休息一会儿。”

    现在李军医出去看大李了,也没人能管了陆青华,是陆青华姐姐的陆青月看样子也不打算劝陆青华回来,吉小雪只能憋屈地受了这份委屈,把陆青华的工作也承担过来,忙得分身乏术。

    吉小雪憋得脸通红,过了一会儿看陆青华走远了,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落下来,看起来委屈得不得了。

    吉小雪平时在医疗队为人还不错,对谁都一副笑脸,谁也不得罪,黝黑的脸和粗糙的手,长得也不出彩,激不起众人的好胜心,因此时间久了大家和她关系还不错。

    此刻看见吉小雪受了委屈都哭成这样了,也都明里暗里抱怨了陆青华几句。什么明明医术不好还托人来边境,就是想要立功劳,什么在李军医面前的时候不敢这么嚣张,等李军医走了就仗势欺人,什么平常总是对吉小雪颐气指使,今天都把吉小雪欺负哭了……

    “大家快别说了,不然等青华回来又要生气了,谢谢你们了,快忙自己的事别为我这点小事耽误了时间。”吉小雪收好了眼泪,故作坚强地说。

    什么都没做就围观了一场狗咬狗一嘴毛的陆青月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心想陆青华真是为自己找了好队友,几句话就把自己的名声败坏的干净还卖了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