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重生七零:医务兵小军嫂

第三十章 领证的计划

    霍流深和陆青月吃完饭去了灶台那里吃饭。说是吃饭,其实还是比较简陋的,大部分的时候饭菜都以能吃饱为主,因为物资不是很及时,有的时候还会断一顿菜,值得庆幸的是每隔几天会发一个红烧肉罐头,今天因为打了胜仗,明天也有一场硬仗要打的关系,上面给每个人都发了一个罐头加餐。

    军绿色的罐头盒子看起来格外的亲切,陆青月笑眯眯地看着肉罐头,那副猫儿馋鱼一样的表情让霍流深觉得新奇似的看了好几眼,看得陆青月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一直看我干什么呀。”陆青月有些羞赧地说。

    “看你馋。”霍流深打趣她。

    “你才馋呢。”陆青月不服气地反驳道,“我就不信你不馋,上次还断了一顿菜呢,这都多久没吃点好的了。”

    霍流深把两人的罐头架起来放在火堆上加热,看着熊熊火光道:“是啊,都很久了。”

    边境冷,条件也艰苦,粮食是管够的,但常常会断菜。边疆的时候,他们自己种了许多土豆,也经常吃土豆,本以为来了边境会有些变化,没想到到了边境,毕竟新鲜蔬菜不好储存,吃起土豆来更是变本加厉。

    “我早就跟家里说过要上战场,没想到把你也带进来了。这段时间是不是吃了很多苦。”霍流深看着火光说。

    “哪有吃苦。再说,当初是我想要跟你来,来边境就算没有你我也是要报名的。我一直为自己是一个兵觉得骄傲。”陆青月也看着火光说。

    霍流深也觉得很有趣的低声笑了,“我原来不了解你,只知道隔壁院里有个陆青月,听传闻还总觉得你有些娇气呢。”

    “谁娇气了,我们女同志可比你们适应的都好。”

    “是是是,你说的对。”霍流深不跟陆青月争这一时的长短。

    罐头旁边的小锅里是一锅炖的咕嘟咕嘟的土豆,陆青月笑着说:“你猜这是什么。”

    霍流深疑惑地看着她。

    “这是马铃薯炖土豆。”陆青月笑着说。

    她话音一落,两个人就哈哈大笑起来。

    霍流深看着她的样子,又是一笑,把自己的罐头拆开,全都倒进了小锅里的炖的土豆中,用筷子搅了搅,闻了闻土豆炖红烧肉的香味说:“这下就是真的马铃薯炖红烧肉了。”

    陆青月说:“你干嘛把红烧肉倒进锅里啊,留着吃嘛。”

    “和你一起吃不更好吗?”霍流深笑着说。

    陆青月看了看她,把自己的罐头也从火中扒拉出来,就要上手去拿,刚从火中拿出来的铁罐头太热,陆青月冷不丁地被烫了一下,她“哎呀”一声,手中的罐头也掉到了地上。

    “你没事吧。”霍流深见状抓住陆青月的手,上上下下仔细检查了一番。

    陆青月就一不小心才被烫了一下,只是手指有一点发红,吹一下就没有大事了。

    陆青月想要抽回自己的手,说:“没事,吹一下就好了。”

    “哦,好的。”霍流深松开刚刚自习检查了一番的手,只小心翼翼的捏住陆青月被烫到的指尖,张口给她吹了吹。

    陆青月:“……”其实不用的,她的意思是想自己吹一下。

    但是霍流深抓着她的手指不放,认真地吹了好几口气,问她:“还疼吗?”

    “不疼,我没事。”陆青月脸有些红。

    霍流深看着她,“没事就好。你……”他看着陆青月红了的脸颊。

    陆青月有些不好意思。

    “这有什么,我们不都早就是说好了要领证吗?”霍流深也被动不动就脸红的陆青月弄得有些脸红了。

    “那毕竟,还是没有领呢。”陆青月小声说。

    “等这场仗打完,我们回部队就在部队里编制应该也安顿好了,户口应该落在部队里,回去就领证,到时候回去再在家里摆酒,怎么样?”霍流深说。

    陆青月有些被这突如其来的领证的计划弄得有些懵,“这么快吗……”

    她又忍不住想起上辈子的自己。

    那个时候不知该说自己天真还是愚蠢,虽然和陆青华平常是有些龃龉,但毕竟是一家的姐妹,也从没想到陆青华会对自己下这样的狠手,现在想想她都不是陆卫东的亲生女儿,又怎么会顾忌平日里的一点虚假的姐妹情谊呢。

    而刘海梁……刘海梁曾经在不谙世事的陆青月眼里是个完美的男人,他虽然比不上霍流深但也算是长得好看,身上总有一种浪荡的浪子气息,爱玩认识的人也多,又有陆青华在旁边对她洗脑,慢慢地对刘海梁情根深种,最后跟霍家闹得不欢而散,就此失去了霍流深。

    等陆青月受尽苦楚逃出生天之后再见霍流深,他已经为人夫了。而她更是……所经受的一切无法用语言说明白,灵魂和肉体都在被拷打,留下的伤害即使是重生一回,也不是原本的自己了。

    而这样的她,真的有勇气再去全心全意不设防地和一个男人在一起吗?这样的陆青月真的能够有能力建设一个美满幸福的婚姻、家庭吗?她做得到吗?

    陆青月的脸上映着红色的火光,眼神有些黯淡。

    这不寻常的沉默让霍流深发现了陆青月的抗拒,他有些失落地问:“青月,你是不想和我在一起吗?”

    “我不是……”陆青月纠结地说,当初主动想要和霍流深赶快领证的是自己,现在犹豫的也是自己,看着失落的霍流深,陆青月都有些痛恨这样内心软弱的自己了,“我是对自己没有信心,我怕我会把一切都搞砸了。”

    “我知道你可能是对陌生的未来有些怕,”霍流深抓住陆青月的手说,“不要怕,我们一起面对它好吗,就算你不相信一个人的力量,加上我你还不相信吗?”

    是的,霍流深一向是无所不能的。陆青月上辈子的时候也偶尔听说过他的消息,霍流深在哪里哪里又打了一场胜仗,霍流深在哪里哪里结束了一个高级别的任务立了大功,霍流深又……那时候她和刘海梁已经结婚,刘海梁酒囊饭袋的真面目也渐渐暴露出来了,他虽然很想要功劳,但能力不够,偶尔喝酒就会在背后念叨霍流深。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