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重生七零:医务兵小军嫂

第三十一章 相信霍流深

    况且,自打重生以来,陆青月也慢慢更多的了解了霍流深。他堂堂正正,正义正直,但又不教条刻板。自打和陆青月有了约定确定关系之后,面对陆青华和别的人的示好他即使知道也不会越雷池半步,在国家需要的时候也从没有犹豫过自愿参加了支援军,每次一天的战役结束后,他都会及时赶到不让陆青月担心,给了她无数的安全感和信心……

    想到这里,陆青月沉重的心突然一阵轻松,是啊,她是知道霍流深的,她也是受够了教训才能勇敢地走到了今天这一步的,即使是未知的未来,也没有什么好怕的。

    于是陆青月打起精神,看着霍流深,“你说的对,没有什么好怕的,就算有困难,我相信凭我们两个人的力量,我们也一定能够克服的!”

    霍流深开心道:“那你是答应了?”

    “嗯,我答应你,战争结束后我们回去就领证。”陆青月肯定道。再说了,不知道多少人还在暗中觊觎霍流深呢,如果等到霍流深更上一层楼之后再宣告众人,那时候恐怕情敌会更多了。

    霍流深开心地点点头,盛了满满一份菜放到陆青月的饭盒里,“听说国外好些人订婚求婚的时候都有很隆重的仪式和戒指,我们现在条件不够,只能给你多加一个罐头了。”

    说着,霍流深打开陆青月的那个红烧肉罐头,把肉都挖出来满满地堆在陆青月的饭盒里。

    陆青月被感动得噗嗤一笑,“你傻不傻,明天要上场打仗的人可不是我,你要是没力气跑回来跟我结婚怎么办。”她把菜和肉一人一半分了,催促说:“别犯傻,快吃晚饭吧。”

    两人就在一丛暖和和的篝火旁边郑重又简单地确定下了婚事。和当初在霍家两边家长见面间的感觉又不一样,这是属于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和仪式。

    等满足地吃完一顿有肉有菜有饭的晚饭,陆青月收起两人的饭盒拿去洗,回来的时候发现霍流深不见了,疑惑的站在原地等霍流深回来,一转身却被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霍流深给抓住了。

    陆青月摸不着情况,有些疑惑,“怎么了?”

    霍流深看起来有些紧张,他调整了一下动作半跪下,“青月,条件有限只能给你这个,回去之后一定给你买一个最好看的戒指。”说完从一直藏着的左手里拿出一个小小的圆环。

    陆青月一看,才发现那是两个人的罐头上的拉环,刚刚霍流深不见了可能就是去哪里找石头挫了一下,两个被打磨得圆润许多的铝制圆环整整齐齐地并列在霍流深的手心里,映着通红的火光像是宝石一样。

    霍流深牵起陆青月的右手问,“可以吗?”

    陆青月有些哽咽,没想到霍流深想到的这么多,只能对着他使劲点头。

    小心翼翼地给陆青月戴上,霍流深说:“该你给我戴了。”

    陆青月拿起他手中的另一枚,也郑重其事地给霍流深戴上,“好了,我们现在把对方都套住了。”

    两人这边的动静并不小,就在火堆旁边,霍流深又半跪求婚又许诺的,周围远远地已经围了不少人了,原先许多人都知道霍流深和陆青月已经是家里订婚同意过的,没想到今天又看到霍流深和陆青月来了这么一出,军营里能够看到这样的喜事也少,军营也比外面简单些,更何况今天军营里发生了这么多不开心的事,这个喜事也让大家开心了一些,大家顿时凑热闹地欢呼了几句。

    霍流深站起来,和陆青月也被这气氛感染的满面笑意。

    然而这喜气却没有传到陆青华那里,她有些嫉妒看着霍流深身边的陆青月。

    更何况霍家在首都是什么样的地位,霍老爷子在军部又是什么样的人物,霍流深从小到大一直是大院里最出色的的人物,不管是从军还是从政,他以后的前途指日可待,陆青华原来就想过霍流深,觉得以父辈们以前一个不是很正式的约定,更是想趁着这次参军的机会多在他面前露露脸,只要自己肯多接近霍流深一下,也不见得他霍流深就能一直记得陆青月。只是没想到霍流深对陆青月居然这样的死心塌地。

    她陆青月到底有什么好。她紧紧抓着手中的筷子,心里呕得快要吐血了。

    吉小雪像是什么都没察觉到一样,双手捧着脸看着远处的霍流深和陆青月,说:“没想到我们军营里还有这么幸福的两个人。”

    陆青华脸一黑,“你闭嘴吧,光看别人,你要是有陆青月一半好看也不会都没男人跟你说话了。”

    吉小雪被戳中了痛点,忍不住斜眼白了陆青华一眼,在心里嘀嘀咕咕,有这么个漂亮又受欢迎的姐姐,人家还有这么出色的未婚夫,她陆青华心里不知道得多难受呢。虽然自己不好看,但性格可比陆青华那时常尖酸刻薄的样子讨人喜欢多了。

    两人不多不少的又打了一场官司,正别扭着的时候,军营里通知的号角响起来了。

    原本欢乐的气氛一肃,众人都知道这个点该去集合了。一下子原本坐着的赶紧站了起来,还在吃饭的立刻放下了手中的饭盒,匆匆向营地西边跑去。

    霍流深拉着陆青月跑,说:“明天有一场硬仗要打,今天要给大家为失去的兄弟们简单纪念一下,还会给我们鼓鼓劲儿,一会儿散了你在原地等等我,我还有一些话要嘱咐你。”

    “什么话,怎么刚才不说?”陆青月问。

    “刚刚不是说到领证的事儿了吗,怕你不答应哪敢再给你说别的,”霍流深说,“明天人手不够大家都要上战场,你第一次去我怕你没人带着受伤,再给你仔细说说,你回去也可你给你的朋友们说。”

    “嗯,我知道了。”霍流深永远能想的这么周到。

    两人匆匆跑到集合的地方,果不其然和霍流深说的差不多,虽然想到不幸离开的兄弟们气氛有些沉郁,但是大家听到战况明朗了许多,胜利就在前方心里还是充满了希望的。

    等这场大型的会散了,陆青月还没等到霍流深,就被医疗处的众多医疗兵起热闹似的围住了,都在打听刚刚霍流深和她的事情,把陆青月问的快回答不过来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