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重生七零:医务兵小军嫂

第三十二章 真正的战场

    幸亏霍流深来的块,不多废话抓住陆青月就跑,两人疯狂地跑了一阵才摆脱这些好奇的人。

    陆青月上气不接下气,“幸好,幸好你来的块,跑得更快,不然我就要走不了了。”

    霍流深看着陆青月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一阵担心,“明天到了战场上一定要会保护好自己,看前面情况不对的时候抓紧找机会跑,跑的慢了就晚了。”

    “你放心,我们当初虽然是医疗兵但也受过专业的军事训练的啊,那时候每天早上还和你们一起跑操呢,不然领导也不可能让我们上战场啊,你别担心。”陆青月安抚霍流深道。

    接下来霍流深事无巨细地跟陆青月讲了战场上的事,比刚刚的会议讲得更细更具体,还有教给陆青月很多逃生和爆破的技巧,已经完完全全是个战场老油子的样子了。

    陆青月听得一阵阵的惊讶,明明才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霍流深的表现却完全不像是刚上战场的新手的样子,掩体怎么运用,和战友怎么配合,遇见敌人该怎么办,他都讲得头头是道,果然不愧是霍家的继承人。

    最后又嘱咐了几句,霍流深毫不掩饰担心的摸着陆青月的头发对她说:“我实在是担心你,如果你明天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去找我,我一定好好保护你。”

    “那我岂不是要给你拖后腿吗,”陆青月说,“我们明天主要的任务还是现场救治受伤 的同志,那样可能比把他们抬回营地更快效率更高,说不定还能救更多的人呢。我可不是光会害怕的胆小鬼。”

    霍流深笑着说:“我知道的。”

    两人分别后,陆青月心事重重地回到帐篷里,看着已经安心地呼呼大睡的郑小慧,有点羡慕郑小慧不存事的心。像她们女医疗兵还有睡好觉的机会,像别的士兵,有的就得晚上去守夜警戒,霍流深刚来的时候就天天晚上守战壕,生怕敌人夜间趁人不注意攻进来。

    所幸对面的敌人可能因为民族信仰的关系,或者也可能是单纯地觉得这边的兵强马壮的军营不好欺负,还没有晚上突然袭击过。

    陆青月也曾经远远看见过己方这边抓获的俘虏,对面巧克力色的皮肤和稀里糊涂听不懂的语言,还有疲沓的体态消极的精神,如果不是靠着别国给的高科技的武器支持,绝对撑不过这么久。

    想到这里,陆青月心中安定了许多,抓紧时间铺好床铺入睡了。

    第二天的时候,李军医又抓紧时间在大大小小的时间缝隙里对她们训了一番话,传授了很多经验,将女医疗兵一个个分配在常上战场的男医疗兵后面,让他们照顾好自己。

    医疗人员不够了,没有多余的时间一趟趟搬运不能行动的伤员,让所有医疗兵都上战场是个不得不做的选择,战况也到了最紧急的时候,许多人都理解,只有陆青华不理解。

    她原本就不是心里充满热情的愿意无私奉献上战场的,仅仅是因为受了激想让别人看得起自己才一时冲动递的申请书,还想着到时候女医疗兵安安稳稳待在营地下了战场到时候也是一件功劳,现在却面临这个情况,虽然不敢再明目张胆地抱怨,但也是隐隐的抽泣声不绝于耳。

    “好了,陆青华,”她哭得李军医也不忍心了,知道这些女孩子害怕,“你就跟在小赵身后,看到情况不对跑就行,你们不必跟敌人硬碰硬,毕竟失去一个医疗兵也是非常大的损失。”

    陆青华被安慰了几句,终于止住了抽噎,说:“我知道了。”

    接下来李军医又让众人凑成一团,秘密地讲了队里医疗兵和受伤的士兵的暗号的事,并千叮咛万嘱咐即使有人喊救命,也要对了暗号之后再上前进行施救,因为有的敌人会中文, 专门伪装受伤的己方士兵吸引医疗兵上前,如果被抓住了,落到敌人手里,基本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很快前方就传来了紧急的战争声,陆青月一行人跟在队伍的最末尾前进,她们所在的地方正好是凹下去的地势十分适合埋伏。

    李军医带着众人埋伏了一会儿,观察着前方的战况。

    今天天气是个雾天加阴天,士兵们看样子已经前进了不短的距离,只能看到隐隐约约的人影,战地上到处都是被从天而降的炮弹震起来的土和白色的硝烟。

    李军医目光如炬地定盯着前方,背对着众人一挥手小声喊道:“该出去了。分成小队,隐蔽前进。”

    带着陆青月的是个叫岳东的男医疗兵,他带着陆青月说:“我们的战士已经前进了很久了,没有退回来就说明敌人又后退了,起码这一段路是安全的,不过最好还是弯腰前进,要不然目标太大容易暴露行动。”

    今天所有的医疗兵都换了身上白色的大褂,换成了普通的迷彩,几乎和大地要融为一体,陆青月小声回答好。

    岳东带着陆青月前进了很久,教陆青月怎么寻找队友,因为有一些受伤不便移动的队友甚至会找个地方把自己埋进去,怕万一被敌人发现再补上一枪。

    还有的已经意识不清醒了,对不了暗号只能根据体貌特征和上手具体确诊感受颈动脉才能知道他们是不是还活着。

    大概战士们前进得很顺利,岳东和陆青月负责的范围里受伤倒地的士兵并没很多,这让陆青月松了一口气,毕竟也是建国前跟着司令打了许久仗的老牌军队,伤亡也是有限的。

    前面又碰见了几个受伤的人,数目目测还有些多。那是一个炮弹坑,撂倒了不少人,岳东和陆青月分开行动,一人负责一半,将受伤失血过多的先止血,处理完后的伤员将他们拖到掩体后面好好保护,陆青月正忙的时候,忽然听到一声异响。

    那是一种火线在空中燃烧的声音,一种重物在空中划过的哨音,又短又迅疾,一声震耳欲聋的“砰”落在她的身后,她被强大的冲击力冲得立刻趴倒在地,炮弹声让她耳鸣了一会儿。

    无差别的炸弹袭击要开始了。

    就在耳边炸响的炮弹声让陆青月惊恐地低声叫了一声,然而在漫天的炮火声中如同蚊呐,她紧张地趴在地上,飞快地躲到了掩体后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