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重生七零:医务兵小军嫂

第三十三章 小战士

    陆青月紧紧贴在地上,紧张得心脏都要从胸膛里跳出来了,耳朵里耳鸣了好一会儿,才从突如其来的袭击中回过神。

    “找好掩体保护自己,分开行动!”岳东和陆青月被突然从天而降的炸弹分开,在炮声消失的短暂间隙里,岳东扯着嗓子对陆青月喊。

    “我知道了!”陆青月将自己这边的伤员照顾好,能抢救的都抢救完毕后,岳东已经因为躲避炸弹离开了很远了。

    当前能做的只能是先保护好自己,不能不顾炸弹盲目地追随岳东了。

    在之前开会宣布这个消息的时候,李军医为了稳妥起见,将众医疗兵的医疗箱换成了医疗包,果然轻便了许多。陆青月平复了一下心态,收拾好自己的医疗包,安置好伤员,让他们等待后续救援,小心地观察了周围后沿着大军前进的方向走了。

    前方依然是战火不断的地界,依靠以前学到的隐蔽技巧,陆青月背着医疗包陆陆续续地发现了很多受伤的战士。

    炸弹袭击是阶段性的,现在明显已经弱了下来了,昨天听霍流深说他们的弹药储备应该已经不够了,所以军队才要集中全部力量迅速突袭,不然等他们的应援到了更是一场恶战。

    在战士们前进胜利过的战场上还是比较安全的,流弹也不多,除了刚才的炮火袭击,现在基本已经可以确认是安全的了。

    现在陆青月一个人在战场上小心地搜寻,早就失去了和岳东的联系,只能一个人小心行事。

    不远处在荒野上还暴露着几个受伤倒在地上的同志,那个人的衣服不是特征不是很明显,还不止一个人,陆青月有些踌躇,怕是对方敌人留下的故意诱骗医疗兵或者是伪装成己方伤者留在战场上伺机行动的人员,但是观察了一会儿发现几个人都没有动静,在内心的不断催促下,陆青月最终还是决定上前救助。

    悄悄走到了近处之后,陆青月发现躺倒在地的人里面果然有两个穿着敌方军装的人,陆青月的心都快要提到嗓子眼了,她伸手慢慢摸到了腰侧别着的枪上,手心冒出了冷汗,摸到冰冷的枪只上有些滑有些僵。

    陆青月抽出枪,举起来挡在胸前,慢慢靠近躺在地上的那几个人。

    “医疗兵……”那几个人中传来一声微弱的呻吟。

    一听便是熟悉的中国话,还带着点方言的口音,陆青月放下心来,检查了另外两个穿着敌方军服的两个人确认他们已经死亡了,这才放下满是冷汗的手,收起枪,蹲在喊她的伤员旁边。

    “你……”陆青月有些惊讶。

    地上伤员的脸上已经满是血污和泥土,糊成一片抹在小战士年轻的脸上。正好是前几天在医疗处受伤检查的时候被陆青月诊治的那个十七八岁大的小战士。当时这个小战士还和陆青华吵了一架,在医疗处哭了一场,觉得失血不严重最后还是坚持不休息上了战场……

    此刻他倒在地上,气息奄奄,陆青月检查了一下,快速地给他止了血,发现小战士的身上还中了好几枪,大都分布在腿和胳膊上,造成了大量的失血,而最为严重的两处枪伤在左边胸口向下目测肺部的地方,另一处在右边锁骨处,已经完全无法移动了。

    这样失血严重的情况下也不可能贸然给他取出子弹,不然很可能会疼晕过去,那个时候会发生什么就更不好处理了。

    陆青月的心脏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紧张还在砰砰跳,脑袋有些发涨,眼眶有些发酸,呼吸渐渐沉重起来带着些鼻音。她已经极尽所能地给小战士止血了,按压住他暴露的伤口,但地上那么多的血迹颜色如此刺眼,小战士脸上已经开始慢慢发灰了。

    她救不了他了。

    “同、同志……”小战士轻声说道,因为肺部受伤的关系嘴角冒出了些血沫,“我叫、张青,陕西的,我……”

    “你慢点说,我听着呢。”陆青月安抚他。

    “我帐篷里,有我给,家里要寄的信,和钱,你能不能,替我……”小战士艰难地说。

    “我知道了,我一定替你寄出去,你放心,你先别说话,我看看第二批来救人的医疗兵什么时候到,等他们把你抬回去,很快就能治好了,”陆青月对张青说,“到时候你一定能自己把家信寄回去的。”

    张青的眼神中浮现出一丝希望,原本快要合上眼睛的他竭尽全力地睁着,“我,冷……”

    陆青月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你千万别睡,你知道的,睡过去就不好好了。”

    张青的呼吸变得更急促了,他有些挣扎,然而因为受伤和力气不足动作十分微小。陆青月看的心头十分痛苦,她给他按着伤口,打开医疗包想要再找点什么,但只有简单的医疗工具和张青用不到的东西,已经对他不起作用了。

    而其实陆青月所说的第二批搜救的医疗兵也是不存在的,今天所有的有生战斗力量都已经被带上了战场,陆青月其实是第一批也是最后一批医疗兵,所以她才搜查的这么仔细,生怕漏过一个受伤的人。

    现在能做的就是等到另一个医疗兵能碰巧来这里,和陆青月一起把张青抬回营地,营地里的医疗物资要丰富的多,才有那么一丝丝的可能能就他。

    按他现在的情况,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陆青月一边焦急地在四周张望着,希望能发现一两个偶然路过的医疗队人员,一边大声的和张青说话,“张青,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你放心,一会儿就有支援了。”

    张青渐渐地没法做出反应了。

    陆青月见状趴在他的耳边大声问他,“你难道不想回去亲自寄信吗?想想你的父母,他们一定在等你的信呢!你听见了吗张青,坚持住,你……”

    陆青月突然停住了。

    张青吐出长长的一口气,头歪向了一边。

    他走了。

    陆青月的眼泪一下子涌出来,接连不断地落在衣襟上。这是她第一次遇见真正回天乏术的伤员,这种感觉是这样无能为力,又是这样让人痛苦。

    她第一次上战场,之前在营地里的医疗队救助的都是还能救过来的人,张青是她在战场上失去的第一个伤员。

    陆青月痛苦地哭了几声,用手合上了他的眼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