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重生七零:医务兵小军嫂

第三十四章 陆青华的思想工作

    陆青月继续向前走,茫茫的原野全是寒冷的雾和刺鼻的硝烟,必须仔细地搜查才能不错过受伤的人员。

    陆青月看见的有许多其实已经完全没有气息了,刚刚的张青是她认识的人,也是她第一个亲眼看着走了的人,让陆青月心里好久都没有从悲恸中缓过来。

    她终于亲眼见到战争的残酷了,也终于亲手感受到了战争的残酷,她心中涌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愤怒和悲痛,怨恨发起战争的人,怨恨让亲人朋友阴阳两隔的人。

    这一次战斗的情况与前些日子的战况相比更加残酷了许多。陆青月沿途搜索了许久,越往前走听到的炮火声也越来越大,能够找到的幸存者也越来越少了。

    和她一起上来的战友们还好吗,前面战线上的同志们还好吗,霍流深……还好吗……

    她心里前所未有的焦急地担心起霍流深来。

    “姐,是你吗?”身后的一个隐蔽的矮木从后传来一声弱弱的询问。

    “谁在那里?是陆青华吗?”陆青月慢慢走过去,果然看到躲在后面的就是陆青华。

    她身上有不少地方都脏了,一边打开的医疗包里的东西也用了许多,现在正打开医疗包找消毒液,她的胳膊和脸不知道在哪里划伤了。

    陆青月看了也有点欣慰。她之前没有对陆青华抱有太大的希望,但是现在来看陆青华还是做了不少有用的事的。

    陆青月看陆青华一个人包扎不好,上前结果陆青华手中的东西,为她消毒和包扎。

    陆青华看起来非常惊慌,紧张地一直在咽唾沫,她已经在这一处隐蔽的地方躲了很久。之前走过的路因为己方的战士已经和敌人一起前进了许多还算得上是安全,因此她也找到了不少伤员,但是走到这里的时候就发现前方快要接近战线处,实在是太危险了,炮弹声也听得清楚了,再往前走岂不是就要去前线了,因此她一屁股坐在这里就不走了,等了许久,刚刚有一个医疗兵的战友没发现她匆匆路过,吓得陆青华以为是敌方人员就要掏枪,那个医疗兵也被吓了一跳,没仔细看陆青华就抓着她来了个过肩摔将她压在了地上。

    陆青华的手臂和脸就是在那个时候在地上被擦破的。

    陆青华看陆青月拿过消毒液和绷带的样子,也没有抗拒,终于看到了熟悉的人也让她一直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一些。

    “姐,你也走到这儿了。”陆青华问她。

    “嗯,你小心点儿。”看到陆青华惊恐的样子,陆青月安慰了她两句。

    “你为什么看起来不是很害怕的样子?”陆青月疑惑地问,看着陆青月镇定包扎的样子很纳闷。

    “如果我们都不能保持镇定,谁来救受伤的战士。”陆青月淡淡的说。

    陆青华听到这句话有些不以为然地撇撇嘴,“说的……”后面那部分太小声,陆青月没有听清楚,不过也知道以陆青华的的为人也吐不出什么好话来。

    “好了,别嘀嘀咕咕的了。”陆青月包扎完了,手扶在医疗包上对陆青华说。

    陆青华不再说什么,只安静的躲在掩体后面。吉小雪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当时分队的时候陆青华想和吉小雪分在一组,但是李军医觉得一个小组全是新人不安全,责令另一个男的老资历医疗兵带着陆青华。

    “另一个人呢?”陆青月问。

    陆青华的眼神有些躲闪,“我怎么知道,你管我,你不也是一个人吗,问来问去的干什么呀。”

    陆青月本来只是想问问,看到陆青华这样闪躲和不以为然的样子,她皱着眉头说:“我们是为了躲炸弹分开了,你呢?”

    “我们也是为了躲炸弹分开了。”陆青华赶快说。

    其实是陆青华光顾着躲,慢慢的落后在了那个医疗兵后面,炸弹袭击来的时候,那个医疗兵还想回头找陆青华但是陆青华躲在了掩体后面,听着那个人喊她也不出来,那个医疗兵没找到才走的。

    陆青月有些不信她,但多说也无益了,对她说,“腿没伤到就赶紧站起来,我们往前面看看。”

    陆青华抗拒道:“我不去!”

    “你不去怎么行,你不去你想干什么,还是个医疗兵吗?”

    陆青华被陆青月指责得有些生气,终于跟陆青月说开了:“我当初就是个文艺兵,别拿你那一套来要求我,我愿意往前就往前,愿意留在这里就留在这里!”

    “你留在这里对前面的战士怎么交代!”陆青月生气地问。

    “他们总会等到别人的!”陆青华又急又怕,“我当初就不想上战场,都是你们在前面逼我,我才会递了报名表!”

    陆青月怒火中烧:“那你的报名表不合格是谁总想找关系?你就学了点皮毛就要上战场,审核的军医也没有同意啊,还不是你自己找了关系把报名表塞进去了,你自己上的战场你还怪我了?”

    陆青月真想捏住陆青华的脸皮看看到底有多厚。

    “你别说了!我早就后悔了!”陆青华喊道,喊着喊着就哭了,“早知道就不来了,莫名其妙的把女的也拉到战场上,我根本就不想来!”

    “是,你只想安稳地待在大本营里,继续你之前的那一套,你以为这是在边疆的时候光顾着你那点小心思吗?”陆青月说。

    陆青华还想说什么,但一阵突如其来的爆炸声在她们的掩体前面炸响,陆青华和陆青月都被震得倒在地上,陆青月赶紧离开这一处已经暴露的地方,弯腰前进,迂回着到达了另一个掩体。

    陆青华在她身后紧紧跟着,便跑便忍不住抽泣起来。

    “这个时候不赶紧跑你哭什么。”陆青月说。

    “都怪你刚才说那么多话,我刚刚的掩体明明很安全。”

    “……,”陆青月不想多说些什么,“看来你的军事理论,战略战术没有认真学,刚刚的炮弹只是个巧合,他们特意对着掩体后面攻击没成功而已,他们又没有顺风耳能听见我说话。”

    陆青华的心理其实已经有些承受不住了,她哭着抱着自己说:“我,我真的不想死,我好想回家啊,我再也不要来了。”

    “哭等着下战场再哭吧,在这里哭是没有用的。”

    陆青月又想起刚刚对着牺牲的张青哭的自己。张青还没满二十岁就已经牺牲了,她之前见到他的时候他还雄心壮志的希望能够报效祖国,受伤了也没有想着多休息休息,今天再见面就已经是阴阳两隔了。

    然而现在想这些也没有用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