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重生七零:医务兵小军嫂

第三十六章 想明白的程昱

    陆青月看着霍流深,眼中流露出无法言喻的担心。

    “我没事。”霍流深倚着掩体,有些疲惫的说,“我的是小伤,先给他治疗,他还能用枪。”

    旁边的人受伤的是左手,见状笑着冲陆青月抬了抬右手打了个招呼,“嘿嘿,嫂子好。”

    陆青月也懒得跟霍流深理论,既然他这样决定陆青月也不只给另一个号人处理伤口,只是看他有些面熟,看了好几眼才发现原来这个小战士就是当初乘坐火车的时候背着陆青华的人。

    “我记得你好像叫程昱来着,是吧。”陆青月问道。

    “对对对,还是嫂子记得清楚。”程昱笑嘻嘻的。

    霍流深伸脚踹了一直笑嘻嘻的程昱一脚,要不是看他叫嫂子叫得这么顺口,就要再多加一脚了。

    “刚才还叫疼,现在就笑嘻嘻的了,怎么没再给你一枪呢。”

    陆青月和程昱抬头,看着说话的霍流深。只见霍流深闭着眼睛倚在掩体上,面无表情地说着话,好像刚刚有些醋味的话并不是他说的似的。

    “……。”陆青月不知道该说什么,刚刚程昱那声“嫂子”没有让她脸红,霍流深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让她开始脸红了。

    于是几个人沉默的不再说话,气氛莫名的有些尴尬。

    过了一会儿,前面的炮火声慢慢变得远了,看来这是己方士兵又要再取得一次胜利的信号,几个人也松了一口气。

    这场战争已经打了很久了,霍流深和陆青月一行人来了之后又持续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可以说打得艰苦,最近的几场胜利简直让人感动的想哭。

    程昱受的伤有点严重,虽然是左臂,但是子弹卡到了支撑左臂的两根骨头只见,还好擦破的是静脉,失血的速度不像打中动脉那样快,但是子弹一直卡在伤口处,造成伤口一直不能自行止血。

    不过还好陆青月的医术非常过关,对于需要争分夺秒的小手术手到擒来,这种卡在不好处理的伤口处的子弹对于她来说并不是很棘手。

    霍流深沉默地看着陆青月,看着她忙碌的身影,她一直在低着头动作,并不多话,第一次上战场也没有软弱的哭泣。因为上战场,她利索的收拾好了自己,长发柔顺的盘起来,脸颊两侧落了一点点碎发,显得她十分温柔,但是她脸上坚定的表情却又显示出一个战士的品质。

    霍流深发现自己又发现了陆青月的一面。陆青月一直不断地呈现出各种各样的一面,像是惊喜,又像是礼物,每一次都让霍流深惊喜,每一次都让霍流深更心动。

    这是霍流深第一次在战场上受伤。之前他一直做得很好,没有托军队的后腿,也没有暴露过自己,还顺便积累了不少经验,但是战争残酷,炮火无情,霍流深东来没有想过自己能够永远幸运,这一次就在战场上中弹了。如果这一次,他没能从战场上回去。霍流深闭着眼睛想。

    在最一开始的时候,霍流深就已经对这样的结果在心底做了预设,而他身后的家庭在他决定参军的那一刻起,也已经接受了霍流深的决定和雄心壮志。他们会悲痛,会伤心,但是不会后悔。

    但是陆青月呢。他们订了婚,在平时也并没有掩饰和对方的关系,不算张扬,但也从来没有收敛过。如果霍流深没有从战场上回来,有了陆青月的霍流深会后悔吗,有了霍流深的陆青月会后悔吗。而她的余生又该怎么办呢。

    霍流深有些沉重,伤口还在隐隐作痛,他从来不惧怕战场,但是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有那么一瞬间的害怕。害怕的不是战场,而是到时候会不知所措无处归依的陆青月。

    那个时候他又该是怎样的罪孽深重。霍流深沉默地皱紧眉头。

    “霍哥,我伤弄好了,把我的枪给我吧。”程昱已经处理好了伤口,多霍流深说。

    刚刚程昱一直失血,但是执意要拿着枪再去前线,霍流深拍了他一巴掌,狠狠骂了程昱一顿,还收了他的枪。“谁都想打胜仗,但胜仗是这样打的吗,你还在持续失血,这里还有三个重伤的战友,你就这样丢下一切用你仅能用的右手上前就能打胜仗回来吗?”

    程昱被骂了一顿,焦躁心急的心情终于被打醒了,知道不能抛下受伤的战友不管,乖乖的被收了枪,边和霍流深配合着给几个人做了简单的处理边等待着医疗兵。

    “幸好,嫂子你来的及时,不然我们等不来医疗兵只能抛下几个队友冲动的上战场了。”程昱讨好的说。

    霍流深没好气地把枪丢到程昱的腿上,等着陆青月过来再给他医治。陆青月刚刚还在好奇霍流深怎么在屁股后面放了两把枪,原来是这个原因。

    陆青月终于检查到了霍流深,粗略的一看果然霍流深是受伤最轻的,右胳膊小臂被子弹打穿,子弹没有留在里面,但是受伤的是右手,没办法拿枪了,他倒是还能用左手打几枪,但是准头一定远远不如右手了,更何况身边还有一个冲动的程昱和三个收了重伤的队友,赶上了炸弹袭击,便压着程昱留在了掩体后面等待救援。

    “看你刚刚闭着眼严肃的样子,我还以为你就要不久于人世了呢。”见霍流深没有大事,陆青月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毒舌了,还忍不住点了点霍流深的伤口,作为刚刚他一直面色严肃白让她担心的报复。

    “我知道了,”霍流深乖乖受训,特地转过脸对着陆青月龇牙咧嘴了一会儿,给她好好展示了展示自己真的疼到了之后,说:“一会儿你弄好了我们两个把这三个躺着的抬回营地去。”

    “知道了。”陆青月白了霍流深一眼,发泄完了情绪也不再幼稚。

    然而刚刚收了枪,正准备要走的程昱,听到两个人对话却又突然停住了动作,他想了一会儿,坐在霍流深的身边,低着头有些愧疚,不仅仅是因为目前不能上前加入还在战斗的兄弟,也因为自己一直没有考虑到身边躺在地上的那三个重伤的队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