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重生七零:医务兵小军嫂

第四十一章 霍流深的发现

    霍流深去了旅长的“办公室”,发现里面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了。

    几个人围在一起正热烈的讨论着,而旅长一个人躺在床上修养着受伤的腿,一边手里还拿着个地图比划着。

    霍流深骨架结实身形健壮,宽肩风腰倒三角,看起来稳重成熟不像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但旅长三十出头,脸却长得小,反而看起来不如霍流深成熟稳重,脾气也不好,经常因为一些小问题大动肝火。

    现在正语气急促地说着什么,把地图拍的啪啪作响。

    但霍流深跟他熟得很,从旅长还是个小班长的时候就认识他了,此刻看他气的不得了的样子,上去拿走了他手中的地图,说:“王旅长,受伤了还是好好休息吧,吃饭了吗,给你带了两个包子。”

    王旅长拿走霍流深手里的两个包子,狼吞虎咽地吞了,“还没正经吃呢,这些废物就拿着地图过来找我,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气死我了。”

    站在床边的几个人面露尴尬之色,局促地看着霍流深说:“我们这是刚想到了一个突袭的办法,只是太粗糙还没仔细推敲,王旅长就看出问题来了。”

    霍流深听了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可能是这几个同志想出了个新战术急着来表功,没想到想的不够彻底有破绽,就被暴脾气的王旅长揪着骂了一顿。

    他也不戳几个人的痛脚,只劝王旅长道:“大家这不都是想打胜仗吗,别急,肯定有更好的办法的。”

    “屁个更好的办法,新来的支援军又损失了不少,不都是这群老兵没带好吗,还好意思来说新战术!兵兵给我带不好,战术战术想不出来,一群饭桶!”说到新来的支援军的事王旅长心里更生气。

    当初因为他带的旅里损失的士兵较多,很多新来的支援军就分给他了。结果他手底下的老兵好歹也是打过几年仗的,兵没带好不说上战场也伤亡了不少。到时候他又怎么跟王团长交代,想到这个他就头疼。

    “这不是不可避免的吗。”帐篷里的几个人不好说话,霍流深只得跟着打圆场,“到时候你休息好了带着我们打他个落花流水。”

    王旅长拍拍霍流深的肩膀,“你也别说好话劝我了,我心里也都知道怎么回事,就是难受啊。”

    一时间帐篷里的气氛静默下来,过了一会儿小杜回来了,“旅长,我请来一个医疗处的女兵,给你仔细检查检查。”

    几个人给新进来的小杜和医疗兵让开一条路,霍流深一抬头,发现来的医疗兵居然是陆青月。

    他有些惊喜地看着陆青月,自从下了战场他还没时间专门去找她,本来想着从旅长这里出去后再去找陆青月,没想到陆青月就来“办公室”了。

    陆青月看起来也有些开心,两个人偷偷地对视了几眼之后,陆青月才上手给旅长检查。

    一看见王旅长的脸陆青月心里就明白自己之前的猜测是对的了。果然她所救的那个大腿受伤的人就是传说中被陆青月不畏危险救了的旅长,看到霍流深也在旅长帐篷里,和他说起话来也很熟悉的样子,陆青月就更确定了。想到这里,陆青月心里不知为什么一阵暖流拂过,霍流深真是为她着想了很多。

    经过再一次的检查发现,王旅长就是失血严重,但是经过陆青月在战场上的紧急处理之后已经止住了伤势,她开了一瓶消炎药和葡萄糖给王旅长吊水,正准备着呢听见霍流深说起话来。

    “旅长,我刚刚问了一下大家的新战术是怎么想的,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发现也不是不可取。”

    陆青月听到说的是战争的事情,想到自己该避嫌,于是立刻直起腰来想要走出去,却被王旅长拦住了,“没事,陆同志,大家都知道你是霍流深的未婚妻,再说我们说的也不是绝密的事,还没确定下来呢,你就在这里待着吧,赶紧弄完我也好早点下床。”

    陆青月听到王旅长这么说脸微微一红,但王旅长没多说什么也不好多浪费时间,于是点了点头,继续给王旅长的药瓶配药。

    霍流深看了王旅长一眼,知道他肯定是看到来的是陆青月才故意这么说的,也不知道该说王旅长什么,只能也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拿起地图继续说。

    王旅长说:“但是这个地形不是很合适啊,如果按他们说的战术容易造成我们战士的被动局面啊,你有什么解决的办法?”

    “地形可以说合适,也可以说不合适,只要把我们的队形在这里变一变,”霍流深拿了一支笔画出他们原本打算前进时用的队形,“只要炮兵调到这里的,就可以弥补地形的不足,到时候撑过这一段路就会进入山丘地区,到时候我们就好隐藏了。”

    “但是这一段路有点长啊……”王旅长沉吟着说。

    “所以我还有个办法……”霍流深笑着,刚想说什么,却被陆青月打断了。

    “旅长,请把胳膊给我。”

    说完陆青月悄悄瞪了霍流深一眼。

    霍流深一愣,明白了陆青月什么意思,王旅长看着两人打的眉眼官司,也知道陆青月是在担心霍流深了,意味深长地笑了几声,指着其他几个人说:“行了,你们几个人出去吧。”

    “我打完针了,等半个小时后再来给旅长换药。”陆青月收拾好东西说。

    王旅长点了下头,帐篷里终于只剩下了他和霍流深两个人。

    “弟妹人挺好,光给你着想啊。”王旅长打趣地看着霍流深。

    “嘿嘿。”霍流深也不知道说什么,心里有些暖,只笑了几声。

    “行了,把你刚刚的想法给我仔细说说。”王旅长说。

    等霍流深说完了之后,他沉吟着想了想,说:“这个办法也不错,我一会儿给上面反映反映,行了,出去会会你的未婚妻吧,看你急的。”

    霍流深白了这个十几岁的时候就认识的大哥一眼,出去找陆青月了。

    陆青月就在外面不远处站着,背对着营地看着远处的山,寒风吹得她鼻尖有点泛红。霍流深看着有点心疼,“我知道你为我好,怎么在这里站着。”

    刚刚为了避免霍流深献的策如果出了问题被人诟病未婚妻和战友都在身边不避嫌,同时也是提醒那几个听着的士兵和王旅长注意影响,陆青月这才主动从暖和的帐篷里退出去,此刻也不需要再多说什么,两个人自然懂了对方的心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