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田园悍妻不好惹

第21章 早就暗许芳心

    前厅。

    伴随着一阵脚步声,一身红衣的少女亭亭玉立走了出来。

    低着头根本不敢去看屋中的男子。

    “小女见过二皇子。”低眉顺眼的给二皇子行了一个礼,便在宫伟成下方第二个位置坐下。

    似乎是因为紧张,小手揪着手中的帕子,手心都在冒汗。

    “传闻镇国府千金是京城第一美人,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宫小姐风华之姿,本皇子早已听闻,今日匆匆前来,不会唐突了吧。”二皇子眼神落在宫倾柔的脸上,欣赏之姿毫不掩饰。

    “臣妇见过二皇子,不知二皇子亲临,请二皇子莫要怪罪。”恰逢此时,刘青青带着一众丫鬟走了进来。

    二皇子今天显然心情不错,笑着客气的跟镇国公夫人寒暄了几句。

    他表示会尽快让皇上赐婚,宫伟成表示没有意见。

    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他便离去。

    宫倾柔一张小脸俏红,看见二皇子走了,她走到刘氏身边,拉着她的衣袖:“娘亲,我是不是很快就要嫁给二皇子了呀。”

    刘氏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家相公:“老爷,你说二皇子是诚心求取吗?这么多年不闻不问,现在...”

    说着,她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己女儿。

    宫伟成沉吟了片刻,严肃的看着宫倾柔:“柔儿,你觉得二皇子如何?要是你不喜欢,爹爹明日上朝,退了这门亲事,二皇子最近和多方文臣走的极近,高贵妃一党势力水涨船高,他不过是为了老夫手上北周三分之一的兵权罢了,到时候事情败露,可是要杀头的,墨家就是最好的前车之鉴,老夫不想趟这趟浑水啊。”

    闻言,宫倾柔不但不拒绝,一张小脸像是熟透了西红柿一般。

    刘氏和宫伟成见状,无声息的摇了摇头。

    这孩子...

    “爹爹,你还记不记得去年的牡丹花宴,女儿那时候有幸见过二皇子。”宫倾柔支支吾吾的说到,她就是想要表面自己的心意。

    宫伟成一巴掌拍在桌上:“你们早就...”暗地里有来往,他很生气,宫家从不参与党羽之争,才有今天的地位。

    他抬起的巴掌,无力的落下,谁叫这是他最疼爱的女儿呢。

    三天后。

    宫倾月一身白衣,站在山头,微风飘拂,卷起她一截长袍。

    远远看去,背影貌似和这山水融为一体,形成了一副美妙的山水画。

    不久后,她的身后出现了七个身影。

    几人身上的伤,都用最好的伤药医治,现在处于巅峰状态。

    夜魂主动上前一步,拱手说到:“主人,人已经到齐了。”

    这时候,宫倾月转身,目光在每人身上一一扫过。

    “接下来,我会根据你们每一个,制定一套具体训练方案,第一个要训练的就是体能,你们长期乞讨,身体各方面的素质都很差,那个山头看见了吗?跑上去,第三个回合的时候,直接冲刺上去,这些沙袋,等你们冲刺完毕,绑在脚上,目标是第二个山头。”宫倾月说完,目光落在了地上早已经准备好的沙袋上。

    一口气吃不成大胖子,这些人都有过人之处,她毫无内力,只能将前世自己的训练方案拿出来,要是效果不佳,她将另寻蹊径。

    看他们兴致勃勃的样子,宫倾月想起在井水村的父亲,关于他嘴中的生父,她还是挺感兴趣的。

    交代了一声,她便匆匆离去。

    快要到井水村的时候,宫倾月停住脚步,耳翼微动,一阵细不可闻的脚步声在身后不远处响起。

    她身形一动,刚刚跳到一根树杈上,耳边飞过一枚暗器。

    一缕青丝,被斩下。

    宫倾月反手扔出去一根银针,只听见银针刺在刀口上的声音,她的速度极快,那边的人却挡住了。

    电花火石间,她被四名黑衣男子团团困住。

    宫倾月脚步移动间,弯刀已经贴在手心。

    这几人不知道从何时跟上了自己,宫倾月从不敢轻敌。

    古人武功路数,多是怪癖。

    她需要处处小心。

    “杀了我们当家主母,我们定要你偿命。”其中一个拿着泛着寒芒的斧头,横冲直撞的朝宫倾月劈来。

    宫倾月身形一闪,原地留下一抹白烟。

    她捂住口鼻,后背攻击咄咄逼人,她一个空翻,黑衣人原本一刀对准了宫倾月的心脏,看见白烟,迟钝间,一枚银针没入了他的右边眼。

    只听见哐当一声,手拿利剑的男人,躺在地上打滚,误入白烟的男子,身上的皮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

    场景极其吓人。

    另外两人见状,身形一闪,来到对方身边,背靠背,声音低沉:“此妖女善用毒术,你我二人今天定要小心,定要为主母报仇。”

    宫倾月冷笑一声:“我跟你们无冤无仇,你们莫不是认错人了吧。”

    男人冷哼:“中了主母的千里银魂,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们也能找到你。”

    宫倾月愕然,她是当然受伤了,那块肉都被剜掉,当时她便诧异,此毒她虽能解,这味道却是跟自己记忆中不一样。

    既然仇家找上门了,她岂能认怂。

    握紧手中刀,用生死时速冲了过去。

    手起刀落,一点都不含糊。

    另外两人知晓宫倾月的厉害,被刺中两刀,两人还是紧密配合,根本不给宫倾月钻空子的机会。

    宫倾月的刀法诡异,毫无章法可循,两人几次用足了十成内力,都被避开。

    宫倾月被这样耗着,对方有内力傍身,自是不怕,她不一样,必须速战速决。

    看来只能使出杀手锏了。

    二十四枚银针乍现,化作一股寒流,直逼两人脑门。

    其中一人反应过来,一个掌风劈了过来。

    这一掌宫倾月无法躲闪,硬生生承受住,不过随后而来的是两人惨叫的声音。

    噗...

    宫倾月吐出一口黑血,她的脸色苍白,身体无法承受,她单膝跪在地上。

    眼中怒火滔天。

    她没有忘记,这几人一直挂在嘴边的当家主母,要是自己没有记错的话,她杀之人,是江南首富的妾室,何时变成了主母之说。

    看着还在地上翻滚的男人,宫倾月服下一枚药丸,撑着五脏六腑都要崩裂的疼痛感,缓缓从地上站起来。

    一步步走到了那人的身边。

    她的声音比冬月里的霜降还要冰冷,眼神幽暗似乎要将人吞噬:“你们是何人派来的?”

    ------题外话------

    推荐好友菜根香,文:邪王溺宠:怪医拽妃。16号PK开始各种求!

    简介:

    她带着现代的药箱穿越,里面药品应有尽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她不想受到继母的束缚,带着贴身丫头、要了几百两银子便离家另起门户。

    中医治本,西医治标,中西合璧,唯我独尊。

    没银子我赚,赚来银子开药铺、开诊所、开医院。

    只有医疗产业哪里够,房地产啥的也赚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