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梦里长安花

第九章 梦

    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寂静,无边无际的寂静,林子俊独自一人站在这寂静黑暗之中。

    又是这样熟悉的感觉,铺天盖地,令人窒息的孤独。

    “落樱!”

    没人回答,他又喊了两声,依旧没人回答。

    林子俊沉默了片刻,又喊道:“婉儿师姐!”

    眼前的黑暗突然被划开一个口子,口子慢慢被撕裂开,呈现出另一个画面。

    陡峭的山崖,凌冽的寒风,山崖之上站着一个人,是位女子,乌黑的长发在寒风中飘荡,身上穿着的黑色长裙也在风中猎猎作响。

    “婉儿师姐。”林子俊认出她的背影,低声喊道。

    林婉儿听见喊声,身子一颤,缓缓转过身来,

    “师姐,你怎么……怎么变成这样了?”

    眼前的林婉儿完全不是以前的柔弱模样,双眼赤红,面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隐隐能看见皮肤之下的青筋。林婉儿听见他如此问道,赶紧用双手捂住脸,可那双手的指甲有近两寸长,上面还沾有已经干枯的鲜血。她又慌张地放下双手,藏在了背后。

    “这世间已无人认识我这模样。”

    “不管师姐变成什么样,都是我心中当初那个帮小俊出头的师姐。”林子俊眼泪不停往下掉,努力扯出一丝微笑。

    “小俊,我的人生还来不及燃烧,就已成为灰烬。”林婉儿面色落寞地说道,抬眼远望,突然扬起嘴角,“小俊,杀了我吧,我情愿死在你手里。”

    “不,师姐。”林子俊拼命摇着头,“师姐,到底怎么了,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又为什么要杀你?”

    林婉儿没有回答他,一步步向他走来,脸上带着凄惨的笑,“小俊,杀了我,快杀了我。”

    此刻四面突然响起一片呼喊声,喊声犹如从地狱中传来,万鬼嘶吼,冤魂哀嚎,“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

    “不!”林子俊捂着耳朵大声叫喊着,身子慢慢弯下,几乎快跪在了地上,“不要,不要。”

    哐地一声,手中皓月剑掉在了地上,林子俊一下子惊醒,呆呆地看着地上的剑。

    一双脚出现在他眼中,那是林婉儿的脚,即使她如何变,他依旧记得她,看着她的脚都能认出她。

    林婉儿慢慢蹲下,拿起皓月剑,皓月剑突然像是感应到什么,开始躁动不安起来,在剑鞘中挣扎了好久后,嗖地一声飞出,停在空中,直指林婉儿,嗡嗡地颤抖着,剑尖与林婉儿只差不到一尺的距离。

    林婉儿紧盯着皓月剑,凄惨笑道:“小俊,你看,你的剑都知道我该杀。”

    林子俊站起身,伸手抓住皓月剑,皓月剑顿时停止了颤抖。

    “师姐,我记得我们俩小时候躺在三清山的草地看星星,你说每次世上死一个人,那就会掉下一颗星星。以前小,我就相信了,现在我明白了,那要是像你说的,这天上的星星岂不是都要掉完了。所以,我觉得是,这世上每次死一个好人,他就会化作一颗星星,每次死一个坏人,天上就会掉下一颗星星。你看这天上的星星是不是更多了,所以这世上还是好人多。师姐,你是好人。”

    “小俊,这天上星星真的变多了,你也看看。”林婉儿抬头看去,她的眼眶早已哭红,加上原本已经赤红的双目,看上去十分渗人。

    林子俊抬头望向天空,天上一颗流星划过,掉落下来。

    他望着那颗流星突然哭了起来,哭得像个孩子,泪水沿着他的脸庞一滴一滴往下滴。他不敢低下头,因为他知道林婉儿已经迎面走到了他的剑上。

    “小俊。”

    林子俊没有低下头,他不忍去看。

    “小俊,就让我再看你最后一眼吧。”

    林婉儿凄凉的声音在耳边徘徊,久久不散,林子俊终于低下头。林婉儿正对着他笑,那笑容就是当初他回到三清山,她倚在门口对他的笑,仿佛一切都回到了那段时光,若是没有她嘴角溢出的鲜血的话。

    林婉儿一步一步往后退去,身子与皓月剑分离开,皓月剑一片血红。一直退到了悬崖边上,林婉儿张开双臂,像一只黑色的蝴蝶,飘向天空,天空也骤然变成了一片血红。

    “师姐!”林子俊撕心裂肺地喊道,血红的天空如一面被突然打碎的镜子,四分五裂。

    林子俊惊醒了,猛地坐起身,全身被冷汗浸湿,原来这一切都是一场梦。

    难道是喝了那无梦酒的缘故,可为何会做这样的梦?林子俊一时想不透,心中只觉得郁闷难疏,起床出门透透气。

    他来到柳落樱的房门前,里面一片平静,没有任何动静。然而他不知道的是,看似平静之下,柳落樱和雨儿脑海中已风起云涌。

    天空飘下樱花,纷纷扬扬,一片粉红。

    一颗樱花树下,站着一位女子,女子侧着身子,看不清楚脸,正伸着手接住飘下的樱花花瓣,这画面当真如那画中一般,宁静而柔美。

    “娘。”柳落樱轻声唤道,可那女子好似没有听到。

    柳落樱提高声量,又急喊几声,女子依旧没有动静,她狐疑地快步走了过去。

    当的一声,柳落樱像是碰到了什么东西,再也向前踏不进半步。她伸手轻轻摸了摸眼前,手指间有种触感,用力按了按,那东西凹了下去,松开手,又立刻弹了回来。

    柳落樱摸了摸腰间,一剑劈开眼前这个看不见的东西,可腰间什么也没有。

    “娘。”柳落樱大喊一声,猛地一掌挥出,身子感受到一阵波动,向后退出几步才堪堪稳住。

    那女子好似感受到了什么,转过身来,女子模样与柳落樱有七八分相似,只是眉目之间多了一些柔情。

    女子看着柳落樱,可又好像不是看着她,就只是望向她这边而已。

    突然女子脚步动了,一步一步走过来,也伸手触碰到了那看不见的屏障,脸上有露出一丝惊讶,久久地站立着。

    柳落樱缓缓抬起手,伸开五指,与女子的手掌重合。
Back to Top